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 起點-第一百六十九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熱推

Home / 言情小說 / 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 起點-第一百六十九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熱推

冷麪王爺太傲嬌
小說推薦冷麪王爺太傲嬌冷面王爷太傲娇
北奕的一切总算是尘埃落定了,墨宸宇骑在马上,心爱的人就在他眼前,他深深的吸了口气,感受着这一切是真实存在的,在北奕,他像是陷入了泥沼,如今的他才算是真正重生了,他不知道未来迎接他的是什么,此时此刻,他只想好好享受这久违的温情,挚友和家人陪伴在侧,爱人在怀,他回想着之前的点点滴滴,有些红了眼眶。
墨玉潇看到墨宸宇有些伤感的样子,他皱起了眉头,一脸心痛的问,“十弟为何如此伤怀的样子?”
墨宸宇扭过头看着墨玉潇,他淡然一笑,“大皇兄是从此都不会抛下我这个臣弟了吧?”
墨宸宇突如其来的问题让墨玉潇极为愧疚,他嘴角扬起了笑容,用坚定的语气说:“不会了,以前是大皇兄对不住你,以后我们兄弟俩同仇敌忾。”
墨宸宇舒心的点了一下头,他扭过头来,用披风把熟睡的苏樱雪捂得更严实了,“大皇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也变成了一个患得患失的人了,也许我从来就是这种人,只是之前没有察觉到,或许是我失忆之后恢复记忆的那一刻,也或许是因为四哥,”他说起墨瑾轩,脸色又变的阴郁起来,“原本我以为一辈子都会在我身边之人,他离开了,而且还与我反目成仇,原本我以为走远了的人,又失而复得,多讽刺啊!”
墨玉潇也开始感怀起来,“是啊,浮生就是如此,充满了未知和意外,我们要做的就是守住本心,十弟你也莫要伤怀了。”
墨宸宇苦笑了一下,然后看着怀里的苏樱雪满眼的柔情,“我现在只想好好珍惜现在拥有的,致于四哥…..,”他欲言又止。
“墨瑾轩就是叛军,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在背后操纵,此次回去,墨瑾轩肯定还有更大的阴谋等着我们,”墨玉潇开始忧愁起来。
墨宸宇回忆起了墨瑾轩对他的好,又回忆着墨瑾轩费劲心思想要杀他,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墨瑾轩,把墨瑾轩完全看作仇敌,他还做不到,他也能感觉的出来墨瑾轩终究是没能下狠心对他动手。
苏樱雪扭动了一下身体,打断了墨宸宇的回忆。
“怎么了?”
苏樱雪皱着眉头,“身上有些酸痛而已,没怎么,”她感受着墨宸宇温暖的怀抱,温柔的关怀,她的心开始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
“大皇兄,停下来休息一会儿吧?”
墨玉潇看墨宸宇如此宠妻不自觉的笑了起来,“肖将军,传令下去,原地休息。”
苏樱雪下了马,她不想跟墨宸宇说太多的话,但她又很想知道她中毒的事,她看李文翰闷闷不乐的样子,想着问问李文翰,正好找机会和李文翰聊聊天,她走到李文翰跟前,拉了一下李文翰的袖子,”李文翰,我有事想要问你,不过这里不方便,我们换个地方说。”
有口皆碑的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 愛下-第一百六十九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閲讀
李文翰看苏樱雪神神秘秘的样子,他二话没说就跟苏樱雪来到了河边,“樱雪,什么事如此神秘啊?”
苏樱雪伸了个懒腰,“也没什么其它的事,我就是想问问你我什么时候中毒了。”
李文翰看事情都已经解决了,他也没什么好隐瞒了,“之前大哥对你那么冷淡是他跟北沫雪做的交易,就是北沫雪给你下了毒,而且他多次解难我们于困难之中……..,”他就将所有的一切,包括墨宸宇所做的一切都告诉了苏樱雪。
苏樱雪听完李文翰的叙述,愣了好久,原来秦风喜欢北沫雪的侍女是个幌子,只为了离北沫雪近点,方便拿解药,而墨宸宇对北沫雪也没有任何情义,虽然之前墨宸宇失忆了,但还是会爱上她,她突然释怀了,又感动又心疼,“他到底为我受了多少为难啊?”她红着眼眶说。
李文翰看着苏樱雪终于原谅了墨宸宇,他不知道是该难过还是该开心,作为暗恋者,他是希望苏樱雪不再给墨宸宇机会,但作为朋友,他不希望苏樱雪再为情所困,难过纠结,终究他还是做不了卑鄙无耻的人,将墨宸宇所做的一切告诉了苏樱雪。
墨宸宇在和墨玉潇交谈着,但心思却不再话题上,他时不时伸着脖子看着河边,一脸的醋意与小心翼翼。
墨玉潇见墨宸宇一副卑微的样子,开始亲切的笑了起来,“十弟,何不过去看看?你在这里可是什么也听不到哦,”他故意调侃着说。
墨宸宇连忙缩回脖子,假装淡定的说:“王妃需要私人空间,我怎可去打扰。”
墨玉潇点了点头,然后转为一本正经的样子,“十弟,你那个义弟一看就比你有趣的多,你要多跟他学学,不要那么古板,你这种古板的人可不受女孩子欢迎。”
墨宸宇听完墨玉潇的话,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其实心里早已暗潮汹涌,他的手都紧张的无处安放了,只能一本正经的背到了后面,“大皇兄说笑了,”他说完解下身上的披风递给了秦风,“秦风,河边风大,把披风拿去给王妃披上,以免王妃受了风寒,”其实他也不想如此小气,他也知道李文翰是正人君子,但他太害怕再次失去苏樱雪了。
墨玉潇看墨宸宇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模样,又戳中了他的笑点。
秦风来到河边,将披风递给了苏樱雪,“王妃,王爷叫属下把披风给你披上。”
苏樱雪无奈的看着秦风,“都说了我是你妹,你是我大哥,如果你还把我当主子,就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了,我是做不到使唤自己的大哥。”
李文翰见秦风过于迂腐的样子,他用手搭在了秦风的肩上说:“秦兄,哪里去找樱雪这样的妹妹!快点叫妹妹,又不是没叫过,现在又叫不出口了?”
火熱連載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討論-第一百六十九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閲讀
秦风磨叽了半天,才勉为其难的叫出了口,“妹…..妹妹。”
苏樱雪这才满意的笑了起来,“嗯,大哥,给我披上吧,大哥,谢谢你啊,你这样的木头,为了我,还能说出那样的谎话,也是难为你了。”
秦风对苏樱雪的话有些摸不着头脑,他看着李文翰,希望李文翰能给他解释一下。
“就是你喜欢北奕公主侍女的事,我给樱雪说了。”
秦风恍然大悟。
苏樱雪坐在了石头上,“李文翰,大哥,你们两个再给我仔细说说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討論-第一百六十九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讀書
墨宸宇差点望眼欲穿,现在连秦风都不回来了,他看三人在河边貌似恰谈甚欢,又好奇又失落。

人氣都市小说 冷麪王爺太傲嬌-第一百五十五章 最後的保護看書

Home / 言情小說 / 人氣都市小说 冷麪王爺太傲嬌-第一百五十五章 最後的保護看書

冷麪王爺太傲嬌
小說推薦冷麪王爺太傲嬌冷面王爷太傲娇
苏樱雪镇定的走进了墨瑾轩所在的客栈,“老板,请问你们店里那位看起来气度不凡的公子住哪间房?”
客栈的老板思考了一下说:“要说气度不凡的公子,莫过于楼上雅字间住的那位了!”
苏樱雪听完客栈老板的话,就直接上了楼,她找到雅字号房,没有犹豫的直接敲了一下门。
墨瑾轩跟瑾舟正在商议该如何再将墨宸宇置于死地,突然听见敲门声,立刻警惕了起来。
“是谁?”瑾舟右手已经做好了随时拔剑的准备。
“我找四王爷,”苏樱雪在外面回应着。
墨瑾轩听的出来是苏樱雪的声音,他感到了一丝的欣喜,但他同时又好奇苏樱雪怎会知道他住在此处。
“瑾舟,开门。”
瑾舟打开门,看到苏樱雪,他露出了一个疑惑的眼神,“十王妃。”
苏樱雪走进门,然后淡定的回应说:“我已经不是什么十王妃了,请不要这样叫我,”她知道她这样说,难免会被人误解,但她已经不在乎了,她现在只在乎墨宸宇的安全。
墨瑾轩的确对苏樱雪的回答感到了意外,“十弟妹,你…….?”
“四王爷,能否请求你送我回去呢?”苏樱雪上来直接开门见山的说。
重生 之 嫡 女 無雙
“回去?你要回哪里去?”
苏樱雪坐了下来,自己倒了一杯茶,然后一边喝茶一边漫不经心的说:“你那十弟都没了,我也没必要为他活守寡啊,反正我又不想立贞节牌坊,所以我自然是想回天姿国啊,回去当一个自由自在的公主,难道它不香吗?”
苏樱雪的回答让瑾舟有些大跌眼镜,但墨瑾轩却一个字都不相信,他不知道苏樱雪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墨宸宇分明就没有死,而且他亲眼看到苏樱雪已经和墨宸宇见面了,为何苏樱雪这个时候要离开?“十弟妹,你…….。”
“请喊我天姿樱雪,都说我已经不是什么十王妃了,”苏樱雪看着墨瑾轩一脸的疑惑,她又补了一句说:“四王爷,你不要一副十万个为什么的表情好不好?就一句话,你送不送我回去啊?”
墨瑾轩一副为难的表情说:“弟妹,不是我不想答应你,虽然十弟已经不在了,但你已经嫁过来了,就没有再回去的道理,我若送你回去,这不合乎情理。”
苏樱雪看这个办法行不通,她假装叹了一口气说:“哎!女人真可怜,活着是夫家的人,死了是夫家的鬼,夫死还得守活寡,那回不了娘家,那只能回婆家了,我出来散心,也已经玩腻了,那能麻烦四哥送我回天启国吗?”她想着这个要求,墨瑾轩再怎么的也没有理由再拒绝了。
墨瑾轩确实不好意思再拒绝苏樱雪,“那弟妹想什么时候出发呢?”
“立刻马上,我包裹都已经打包好了,”苏樱雪把包裹摆到了墨瑾轩的面前。
“不如让李公子陪你先出发,四哥后面再快马加鞭的赶上你们如何?”
青春页码 段家二公子
“不如何,李文翰太不靠谱了。”
“那秦风呢?”
“秦风不回去了,我让他在这边娶亲了,不瞒四哥说,我来这边,一是为了游玩,二是帮秦风娶亲,他看上了一个姑娘,不巧那个姑娘随她主子来到这里了,所以我们也跟着追了过来。”
“这…….,”墨瑾轩不想被苏樱雪打乱了计划,他思考了一下,“那我们明日再出发如何?四哥还有一点私人的事情要办,我想弟妹不在乎再多等这一日吧?”
苏樱雪无奈的点了点头,“那好吧,但说好了哦?明早我们就出发。”
“嗯,”墨瑾轩给瑾舟递了一个眼神,示意瑾舟快速筹备再次刺杀墨宸宇的计划。
“那我先回客栈了,”苏樱雪起身离开,她刚走出客栈的大门,就寒风呼啸,漫天飞雪了起来,她抬头忧伤的望着天空,然后松了松鼻子,等她低下头一抬眼正巧看到墨宸宇正在用那双深邃,但又带着无尽迷茫的眼神看着她。
墨宸宇走到苏樱雪的跟前,他脱下自己的外袍,正想披到苏樱雪的身上,但却被苏樱雪拒绝了。
“你怎么还没走?你快点走,我再也不想看到你,我求你了,永远都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了,”苏樱雪强忍住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然后哽咽着说出了违背内心的话,她害怕墨瑾轩看到墨宸宇,所以想快些把墨宸宇赶走。
墨宸宇知道苏樱雪说的那些话,必定不是自己内心里的话,所以他并不想在意,即使是苏樱雪的真心话,他也会选择忽视,“雪儿,就算你不想再见到我,但也别冻坏了身子,你刚感染了风寒还未痊愈,听话,”他又尝试着重新把外袍披在了苏樱雪的身上。
苏樱雪被墨宸宇宠溺及深情的话语又一次打动了,她愣了片刻,然后回过神来,“你快些回去吧,还有人在等你,”说完,她加快脚步的走进了客栈,她刚进客栈的门,再也忍不住泪如雨下,她偷偷的看了一眼墨宸宇离开的背影,赶走你,是我对你最后的保护,好好的待在这里跟北沫雪在一起,暂时也不要回去了,等我回去把所有的事情解决好,你再回去才是安全的,她在心里诉说着。
墨宸宇知道苏樱雪所说的人是谁,他想着也确实该把他和北沫雪之间的事情处理妥当。
北沫雪自从墨宸宇恢复记忆离开了之后,她就开始算计该如何挽回局面,该如何留在墨宸宇,她原本就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
墨宸宇回到阁楼,他直接来到了北沫雪的房间。
你敢天长,我必地久
北沫雪听见吱呀一声,像是有人推门进来了,她心中又惊又喜,她知道定是墨宸宇回来了,她整理了一下妆容,然后才敢回头看墨宸宇,“天启,你回来了。”
“我是墨宸宇,不是你口中的天启,请公主叫我十王爷,”墨宸宇看都没有看北沫雪一眼,直接坐在了桌子旁。
墨宸宇冷漠的语气让北沫雪打了一个寒颤,她冷笑了一声,“我们之间非得如此生分吗?”
“如今本王已经恢复记忆了,从前的种种,本王已经记起来了,如若不是你趁本王失忆,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本王,那我们之间会是现在的局面?”
北沫雪对墨宸宇话无从反驳,她深吸了一口气说:“对,是我趁你失忆趁虚而入,那是因为我爱你啊,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无法自拔的爱上了你。”
墨宸宇听着北沫雪的表白,他没有一丝心软,“本王有妻室,并且一生一世都只会爱她一个人,你的执念到此为止了吧?你肚子里的孩子本王会认,但对于公主你,我真的不能接受,本王会等着你把孩子生下来离开,我很感谢公主你当初救了我,但除了感激,本王什么都给不了你,孩子到时候是本王带走,还是留在你身边,你决定,本王会尊重你的决定。”
北沫雪没想到墨宸宇会如此的决绝,她知道她现在无论如何都无法留住墨宸宇了,她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彻底除掉苏樱雪,她得不到的,别的女人也休想得到。

tkzps精彩玄幻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 愛下-第一百四十七章 以爲出現了幻覺鑒賞-rfvtb

Home / 言情小說 / tkzps精彩玄幻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 愛下-第一百四十七章 以爲出現了幻覺鑒賞-rfvtb

冷麪王爺太傲嬌
小說推薦冷麪王爺太傲嬌
深夜,月光朦胧,一个建筑怪异的院子里,一个穿着怪异的巫师闭着眼睛坐在月光下,她手中握着一颗极大的黑色珠子,脸上的表情庄重而又神秘。
“巫师,我派人多次请你大驾,可惜都没能请动巫师你,所以今日我便亲自来了,”北沫雪身穿一身黑衣,脸上满是崇拜之情,语气也恭敬有礼,不敢有丝毫不敬。
巫师闻声,睁开了一双墨色的眸子,她冷撇了一眼北沫雪,然后又闭上了眼睛,“公主不惜远道而来,既然来了,那就说说你的请求吧?”
北沫雪立刻跪在了地上,双手合十,“我有一个特别深爱之人,但是不管我如何努力,他就是不爱我,我听说有一种巫术叫蛊魅,我想请巫师你传授我蛊魅之法。”
巫师没有立刻回应北沫雪,她就那样静静坐着,直到过了两个时辰,她才缓缓睁开了眼睛,见北沫雪还跪在地上,她点了一下头说:“见你如此诚心,那我便教你蛊魅,蛊魅虽能蛊惑人心,但也只能魅惑一个心如止水的人,如若被施蛊之人心中爱极了一个人,你是无法真正蛊惑他的心,他内心所爱之人可以唤醒他,所以我劝公主还是不要太过执着。”
火爆狐宠:魔尊求抱养 雍容典雅
北沫雪听完了巫师的话,有些垂头丧气,“为何会这样?我听说的蛊魅可以魅惑人心一生一世?”
“此言差矣,任何巫术都不是一劳永逸的,如若真如此神奇,这世间岂不是没有真正的感情所在了?”巫师意味深长的说,她已经一百岁了,虽未尝过情爱之味,但她却把情爱之事参悟的透彻。
北沫雪考虑了许久,她还是决定一试,她不信墨宸宇心中爱极了苏樱雪,为了让墨宸宇爱上她,哪怕万劫不复她也甘愿一试,再说,此生她不可能再让苏樱雪出现在墨宸宇的面前,“巫师,请你传授我蛊魅。”
“你真的考虑清楚了?我见过很多人学了这蛊魅之术,都是无功而返,而且悔不当初。”
北沫雪犹豫了一下,然后还是决定一试,“我考虑清楚了。”
巫师见北沫雪如此坚定,便决定传授,“那我便传授你蛊魅,但其中要付出的代价,公主你不一定承受的住。”
“不管任何代价,我都要试一试,”北沫雪口气坚定。
“既然公主如此坚定,我想也必定不会再后悔,但你要用你的心头血来换,这疼痛非常人能受,而且一旦施蛊,你会瞬间老十岁。”
北沫雪没有犹豫,她拨出小刀就准备往自己的胸口上刺,但被巫师给阻止了。
“公主慢着,这心头之血必须得我亲自取,公主你只需要闭上眼睛即可。”
北沫雪用异样的眼神看了一眼巫师,然后将胸口露出了一点缝隙,她紧张的闭上了眼睛。
巫师起身走近北沫雪,她伸出手拔下自己的发簪,然后刺穿了北沫雪胸口的皮肤,她转到北沫雪的身后,用内力将北沫雪的心头血逼了出来,鲜血在空中汇成一条血红的丝线,凝结成鲜红的血珠,没有人知道她真正的年龄,因为只有服用少男少女的心头血,才能延缓她的衰老。
北沫雪疼的眉头紧锁,额头的冷汗顺着脸颊滑落下来,片刻之后,她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她看着取完她心头血的巫师,貌似更年轻了一点,容光焕发的,但她现在没有心思想其它的,“现在可以传授我蛊魅了吗?”
仙俠吟溪傳 南柯憶夢
魔鬥偵探 新手偵探
寒月舞 微爱尘
“公主不要心急,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心无杂念,只有心无杂念才能记得住心经,不然你是无法习得这蛊魅。”
要做到立刻心无杂念,北沫雪还做不到,她只能慢慢地调整自己的心态,她尝试了几次,但还是不行,墨宸宇已经占据了她整个思想,再加上取完心头血之后的疼痛,更是让她心烦意乱。
巫师见北沫雪心神不宁的样子,她站起身来说:“我看公主一时还做不到心无杂念,不如明晚再试,公主你可以就在这院中静静心性。”
北沫雪艰难的点了点头,她脸色苍白的可怕,她起身坐在了石凳上,人瞬间失去了意识。
翌日,经过两天的紧赶慢赶,苏樱雪终于来到了目的地,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在李文翰的搀扶下跳下了马车。
墨宸宇通过城楼的窗户眺望着街角,他脑子里思绪万千,杂乱无章的想着很多事情,但唯一让他感到清晰的是他对苏樱雪的思念,那种想见又不能见的无奈使他快喘不过气来了,突然,街角一个他朝思暮想的身影就那样出现在了他的眼中,他一度怀疑他出现了幻觉,他闭上了眼睛,努力让自己理智。
苏樱雪站在原地四处眺望,她仿佛看到了一个她熟悉的身影,她红着眼眶看了片刻之后,然后不舍的收回目光,她知道,即使不是隔山隔水,但她此生都与他不复相见了,一阵凉风吹来,她眯了一下眼睛,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流下来。
李文翰看着流泪的苏樱雪,心里咯噔了一下,“樱雪,你怎么又哭了?”
苏樱雪擦了一下眼泪,努力挤出了一个微笑说:“没有,风吹的。”
李文翰明白,苏樱雪只是假装坚强,他只是不愿意点破,苏樱雪说什么他便信什么,“外面风大,我们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
“嗯,”苏樱雪点了点头。
良久,墨宸宇睁开眼睛再次望向街角的时候,已经不见了苏樱雪的身影,他绝望的冷笑了一声,“果然是我的幻觉,她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我想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我了吧?”他自言自语着。
李文翰开了两间房,“樱雪,舟车劳顿了两天,你先回房休息一下。”
苏樱雪也着实是累了,身心疲惫不堪,她点了点头,感觉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秦风送苏樱雪进了房间,“妹妹,你先睡会儿,有大哥在外面守着门,你安心睡吧。”
“嗯,谢谢大哥,”苏樱雪关上门的那一刻,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她想着自己还有什么不满足不幸福呢?有这么一个大哥,有那么一个挚友,心里还有一个最爱的人,怀揣着这些美好的回忆,她这一辈子就足够了。
最囧蛇宝:毒辣娘亲妖孽爹 火柴很忙
“秦兄,你在这里好好守着樱雪,我出去找找他的消息,看他能否从那个北奕公主那里弄到了另一半解药。”李文翰回想着自己刚下马车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墨宸宇的身影,只是当时他假装什么都没看见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