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39xf火熱玄幻小說 海賊之挽救 txt-第九百三十九章 恐慌的樸奇瑞讀書-u5r6u

Home / 其他小說 / q39xf火熱玄幻小說 海賊之挽救 txt-第九百三十九章 恐慌的樸奇瑞讀書-u5r6u

海賊之挽救
小說推薦海賊之挽救海贼之挽救
“她是什么时候变的性?”
李庆雄问道。
“根据病例是一年前就开始了,她变性的原因我们不得而知!”
韩善美说道。
“你说她主动献身?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李庆雄看着监控上双手抱胸靠在椅子上的崔安娜问道。
“不知道,我总感觉这个崔安娜身上有种说不出来的别扭感,而且她是所有嫌疑人中,唯一一个看到受害者的照片没有任何反应的人,那些照片对她来说和平常的照片没有任何的差别,看不出任何异常来!”
韩善美拖动着崔安娜监控视频的进度条说道。
“一点反应没有?你也没看出来?”
李庆雄惊讶的问道。
“没有,眼神、表情、动作没有一点异常,但是这没有异常却是最大的异常,按理说,不管是什么人,看到这些未成年女孩被害的照片,都不可能一点情绪变化都没有,不管如何隐藏自己的情绪,只要仔细看都会有所发现。”
“但是这个崔安娜,是真的一点都没有,完全的无动于衷,她是我最疑惑地怀疑对象,说实话,她这样的情况我从未遇到过,就是在美国上学时接触到的案例中也没有像她这种情况,我把她放在最后,就是不确定她到底是不是嫌疑人!”
韩善美如实说道。
崔安娜的存在是一个特殊,不管是不是连环杀人案的凶手,但凡只要是杀人凶手,就不会出现面对杀害的受害者时没有情绪波动的。
这些凶手所表现出来的情绪,要么是兴奋,要么是愧疚、后悔,要么是遗憾,绝不会出现面无表情地情况。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更不用说是普通人面对死者的照片了,通常普通人看到这些死者的照片的时候,一般所表现出来的都是惋惜、可怜、不忍,还会有对凶手的憎恨和害怕,更不会出现崔安娜的这种情况。
“这个崔安娜的资料都摸清了么?”
李庆雄看了一会儿监控上的崔安娜问道。
“我已经将崔安娜的资料调了出来,不过为了防止出现遗漏,我让吴智勋巡警去核实崔安娜的信息了,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了!”
韩善美说道。
“详细说说崔安娜的信息。”
李庆雄说道。
“崔安娜,原名叫崔安宰,三十五岁,单身,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因为意外去世,还有一个姐姐崔安莉,崔安莉比崔安宰大两岁,不过这个崔安莉在二十年前离家出走了,后来就没有任何消息,我已经让人调查崔安莉的信息,现在还没有消息。”
“崔安宰从服完兵役之后,就在社会上混,没有正经的工作,充当打手的身份,在一年前加入了真理教,之后就一直在真理教负责安保的工作,崔安娜的变性手术是在加入真理教之前做的。”
韩善美将崔安娜的资料说了出来。
“等等,你说她是在一年前变性之后加入的真理教?”
李庆雄问道。
“对,资料上是这么记载的。”
韩善美点点头说道。
“那真理教的三十个嫌疑人中崔安娜变性之前以崔安宰的身份生活的照片是怎么出现的?”
李庆雄问道。
“我查了,崔安宰是十年前加入的真理教,不过这九年中崔安宰很少会参加真理教的集会,而且现在真理教的人并不知道崔安娜就是崔安宰,在崔安娜以现在的身份加入真理教的时候,崔安宰已经有两年的时间没有出现在真理教了。”
韩善美翻查着手中的资料说道。
“崔安娜以变性后的身份再次加入真理教的原因是什么?她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李庆雄皱着眉头问道。
“现在还不知道,但她的嫌疑的确很大,综合资料来看,崔安娜的嫌疑非常大!”
韩善美也摸不清状况,但是根据手中的资料,的确崔安娜的怀疑要比其他两个人的先以更大。
“哦?具体说说!”
我怎么就火了呢 奈何笑忘川
李庆雄惊讶地说道。
“这三十个嫌疑人带回来的时候,他们的随身物品我们都收了起来,在搜查他们的随身物品的时候,我发现崔安娜在四个被害人被抛尸的时候,出现在抛尸现场附近。”
韩善美说道。
“有直接的证据么?”
李庆雄问道。
“有,次长,您看,从崔安娜保留的这些票据上的时间来看,她都是在被害人被抛尸之前出现在了离抛尸现场不远的地方!”
韩善美拿出崔安娜的包,从里面拿出来了一摞票据,其中的四张正好显示崔安娜是曾经出现在被害人被抛尸的现场附近,正是这些票据的存在,才加大了崔安娜的嫌疑。
“而且崔安娜之前是男人,当过兵,身强体壮,本身就很有力气,她的年龄也正好是最强壮的时候,搬具未成年女孩的尸体对她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韩善美继续说道。
“这样看来她的确有很大的嫌疑,立刻派人去调查现场附近的监控,看看能不能摸清楚崔安娜当晚的路线,还有重点监控她的一切行为,各方面都不能错过,最后安排人调查清楚他姐姐崔安莉的情况,是离家出走还是失踪了!”
李庆雄沉思了一下说道。
“次长,您认为他姐姐可能是被害了?”
韩善美一愣,立刻明白了李庆雄要调查崔安娜姐姐的原因。
希灵帝国
“只是一个感觉,反正都要调查,任何可以的地方都不要错过,这个崔安娜不管是不是嫌疑人,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
就在李庆雄说话的时候,监控中的崔安娜突然抬头看向了监控,李庆雄看着监控中的崔安娜那面无表情地脸,以及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眼睛,突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崔安娜不是没有情绪波动,而是她的心已经死了。
“明白了,次长,我立刻安排下去,您还有其他的吩咐么?”
韩善美问道。
“将这三个嫌疑人的详细资料送到我的办公室,争取在今天之内有突破,不然我们的时间根本不够!”
李庆雄思考了一下说道。
“是,次长,那我现在就去安排!”
韩善美说完就离开了监控室。
李庆雄仍然站在监控室没有离开,他看着监控画面中的崔安娜,脑中想到了曾经几乎相同的一张脸,不是长得像,而是脸上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感觉近乎相同。
孩子心中那个神圣的地方就是家
那是李庆雄当上警察的第十年,他遇到了一起杀人案,受害者是一个年轻女性,刚结婚,被人侵犯杀害了,受害人的丈夫当时所表现出来的表情就和崔安娜一模一样,只是崔安娜表现的更加彻底一些,完全没有任何表情和情绪波动。
而那个丈夫当时所表现的情绪能让人清晰感受到一种绝望和死寂,像是人生完全没有了目标一样。
当时李庆雄调查了很久,一直都没有找到凶手,而这个丈夫在妻子被害之后不久,就自杀了,所以李庆雄的印象非常深刻,这个案子也是李庆雄手上为数不多的悬案,至今仍然未曾找到杀人凶手,这也是李庆雄的一个遗憾。
此时整个首尔警察厅全速运转了起来,所有人几乎全都出动,查找相关的线索,而朴奇瑞那边却没有任何的动静,仿佛真理教被带走的三十个人和他们没有关系一样。
但是和朴奇瑞关系密切的一些政客忍不住了,他们着急了,一旦真的从这三十个人里面找出了是连环杀人案的凶手,即便不是朴奇瑞做的,但也会对朴奇瑞有很大的影响。
朴奇瑞受到影响,他们也避免不了,因为他们很多人都是靠着朴奇瑞的韩朝集团的帮助,坐上了今天的位置。
政客之间都是有派系有后台的,彼此之间都存在着竞争,朴奇瑞出现问题,他的对手肯定不会放过这个绝佳打击朴奇瑞的机会。
虽然说朴奇瑞在棒子国只手遮天,是名副其实的土皇帝,但是他并不是没有对头存在,一家独大在资本社会是不存在的,朴奇瑞也有敌,但凡有机会可以打击到朴奇瑞,他的对手都不会放弃。
而现在朴奇瑞的对手就已经行动起来了,外面关于朴奇瑞的黑料已经频频爆出,韩朝集团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击,只不过现在没有实质性的证据罢了。
“会长,现在的局势对我们很不利,外面已经疯传真理教是罪恶的汇集地,最近出现的那个连环杀人案是会长您对教徒的考验,已经有不少人在我们集团外面抗议了!”
朴奇瑞的手下赵泰宇着急地汇报道。
“呵,不过是一群跳梁小丑而已,不用理会他们,你越在意,他们越得意,他们蹦跶不了多久的!”
朴奇瑞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看着外面不屑地说道。
只不过赵泰宇看不到的是,朴奇瑞此时脸上挂着兴奋的表情,眼中闪烁着疯狂,他是真的对现在的不利情况完全不在意。
“可是,我们公司的股票现在出现了大幅度的下跌,如果我们不出面发表声明的话,损失会非常大,不少股东已经抗议了!”
指 腹
赵泰宇不明白朴奇瑞为什么还这么镇定,即便外面爆料的消息是假的,但是对公司的影响是真的,更不用说警察那边是真的出动将人带走了,而且据说还会派人来公司调查几个人的资料,现在的情况对汉朝集团很是不利。
“安排公关部发表一个声明就是了,现在你的主要任务是放在眼下最重要的项目上,这些没有实际证据的流言不需要你来处理,公司养着那么多人不是为了好看的。”
朴奇瑞仍然不急不缓的说道。
朴奇瑞一生经历了无数的风浪,现在这点危机对他来说不算什么,更何况这一切都是他整出来的,对他来说,公司的发展远不如现在的游戏有意思。
“是,会长,我知道了!”
赵泰宇躬身说道。
“会长,李总长那边联系您好几次了,想要见您。”
赵泰宇说道。
“说我没空,他想怎么做让他去做,我这边没有问题,告诉他不需要担心,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朴奇瑞没有回身只是挥了挥手说道。
这次我是真的决定离开
“是,会长,我这就去回复李总长。”
赵泰宇明白朴奇瑞这是逐客的意思,所以说完之后赵泰宇就离开了。
关上门的赵泰宇仍然有些不安,虽然他跟了朴奇瑞近二十年了,但是一直都看不透朴奇瑞,更对朴奇瑞痴迷于真理教不理解。
但是作为手下的他不能言语过多,做好本职工作是他唯一能做到的,只是每一次面对朴奇瑞的时候,赵泰宇都有种阴森的感觉,而且朴奇瑞笑的越高兴,赵泰宇越感觉毛骨悚然。
刚刚就是这种感觉,虽然他看不到朴奇瑞的表情,但是他从朴奇瑞的声音中能够听出来,朴奇瑞此时的心情非常好,像是遇到了有意思的事情一般。
赵泰宇深深看了一眼朴奇瑞办公室的门之后,转身离开了,这一次出了真理教的事情之后,赵泰宇的工作更忙了,需要协调处理的事情相当之多,他相当于是朴奇瑞的代言人,很多事情都要他来处理,包括朴奇瑞不出现联系那些政客都是他的工作。
“哈哈哈……”
“有意思,有意思啊!这些警察也不全是废物啊!竟然能够想到这一点,我还真的小瞧了他们啊!不过这样才有趣,就让我看看你们到底能查到哪一步吧!别让我太失望了啊!”
朴奇瑞兴奋不已,别人看来是韩朝集团和他朴奇瑞的危机,但在朴奇瑞眼里这不过是一个游戏,一个由他来操控的游戏。
外人说什么,他完全不在意,他在意的是这个游戏的精彩程度,只担心警察不够聪明,朴奇瑞本来还打算如果警察没有进展的话,他还要给出一些提示,不得不说朴奇瑞的疯狂与变态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真神,您去哪里了?为什么对我的祈祷没有回应了?难道我有什么地方惹您生气了么?还请真神告知我,我一定改!”
妻子的诱惑
刚刚还放肆大笑的朴奇瑞变得恐慌起来,朴奇瑞信奉的真神每隔一段时间都是和他有交流的,不时的下达一些任务什么的。
但是在这次到了沟通的时间时,朴奇瑞惊恐地发现他无法联系上真神了,朴奇瑞生怕自己被真神抛弃了,如果不是真神的赐予,朴奇瑞根本得不到现在的一切。
朴奇瑞是什么都不怕,就怕真神抛弃他,可怜的朴奇瑞还不知道,他口中的真神此时正在地狱中接受惩罚,而他很快也要亲身去见他最崇拜的真神了。

2lnck优美玄幻小說 海賊之挽救 前兵-第九百三十八章 嫌疑人分享-b2v08

Home / 其他小說 / 2lnck优美玄幻小說 海賊之挽救 前兵-第九百三十八章 嫌疑人分享-b2v08

海賊之挽救
小說推薦海賊之挽救海贼之挽救
被圈定的三十个嫌疑人被带到警局之后,立刻分开关押在不同的审讯室,但是没有任何的警察进行问话,只在这三十人的面前放置了被害的四个女孩的照片以及一台摄像机。
有女孩们的生活照,艺术照,也有女孩们被杀害抛尸的照片,以及尸检时的照片,就这样摊开放在了他们的面前。
三十个人的表现也各不相同,有的视而不见,有的眼神中充满了不忍,也有的隐隐有些兴奋,他们的表现都通过摄像机拍摄了下来。
“我们不审问他们么?”
京畿道警署署长徐山宇问道。
“不用,不过一定要确保摄像机拍摄下了他们所有的举动,决不能有任何的遗漏,两个小时之后就将他们放了!”
初唐第一猛将 我自漫步
韩善美站在监视器前观察着三十个人的反应,现在审问这些人根本得不出任何线索,而且还会浪费时间。
韩善美之所以将他们带回警局,就是想要观察这些人在见到受害者的照片有什么反应,不管这个人多么残忍,多么变态,在面对他们处理过的受害人照片前,都不会完全没有反应,而他们的一些下意识反应,就足以让韩善美确定帮凶是谁。
傻傻惹人爱 乔轩
“两个小时后放了他们?”
徐山宇吃惊不已。
闹了这么大的阵仗将人带回来,弄的满城皆知,结果只是让这三十人对着受害人的照片发呆?这是什么神仙操作啊!
“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可以,其他的你不需要知道太多!”
韩善美当然不可能给徐山宇解释原因。
徐山宇没办法,韩善美比他的级别高,而且现在整个首尔警局以专案组为首,专案组要求做什么,他们就得听从,徐山宇只能去下达韩善美的命令。
而不审问只是将这些人分开关押,将受害者的照门放在这三十人面前,也是韩善美和李庆雄讨论好的,希望能够以此来找出谁是朴奇瑞的帮凶。
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不管这个帮凶有多么镇定,多惨无人性,当他们面对他们所伤害的被害者的时候,都难免会有所反应,韩善美就是要观察这些人的反应,从中寻找出可疑的地方,再以此为突破口,以期望能够打开局面。
“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发现?”
在韩善美盯着监视器的时候,李庆雄走了进来问道。
“有些发现,其中有三个人有重大嫌疑,第一个叫金志海,他在看到被害人的照片之后,虽然极力掩藏自己的情绪,但是我观察到他的眼中隐藏着愧疚,他很可能参与到朴奇瑞残害受害者们的行动中。”
韩善美调出了金志海的视频说道。
“嗯,确实如此,一个人不管心理素质多好,在自己的恶性被发现的时候,都难免会出现一些细微的变化,他在看到被害人的照片的时候,眼角明显有个抽动,而且眼睛不自觉地从照片上移开了,说明他心里有鬼,即便不是朴奇瑞的帮凶,也很可能是知情者。”
李庆雄仔细观察了金志海看照片的过程之后,点了点头说道。
暗恋极品校花 司徒玉恒
“对,而且他本来是双手放在桌子上,但是在我们的人将照片放在他的面前之后,手立刻收了起来,身子也有一个明显的后撤,显示出了他的抗拒,虽然他很快掩饰住了,但是之前的那些小动作已经暴露了他!”
韩善美指着显示器上金志海的一些小动作说道。
韩善美是知名的侧写师,也是专修心理学的专家,对于犯罪心理有很深的涉及,李庆雄之所以让韩善美来当这个专案组组长,也是有这个原因,面对连环杀人犯,而且是心理变态专门残害未成年人的连环杀人犯,就必须要用到经验丰富的心理专家,来分析凶手的心理。
“这个人的信息都查清楚了么?”
李庆雄问道。
“都查清了,金志海是朴奇瑞集团的项目理事长,今年三十八岁,有两个儿子,一个十三岁,一个八岁,妻子李秀珍是名家庭主妇,为人比较孤僻,平时朋友并不多,在大学毕业之后,就进入了朴奇瑞的韩朝公司上班,靠自身的能力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是个很有能力的人。”
“金志海是在加入韩朝集团的第三年加入了朴奇瑞的真理教,很快成为了朴奇瑞的死忠信徒,每一次的真理教集会他都不会错过,现在在真理教也是个小中层,经常会受到朴奇瑞的接见。”
韩善美看着手中关于金志海的资料介绍道。
“从你们查到的资料上看,他的嫌疑更大了,不过肯定有我们没有涉及到的地方,还需要继续深入调查,从金志海小时候开始查,查清楚他有没有暴力倾向,从金志海身边的同事,上学时的同学老师查起,一定要都查清楚了,不能有遗漏!”
小 小 螢火蟲
李庆雄看着监控中低着头的金志海说道。
“是,我已经安排人去全面摸查了,相信很快就能有消息了!”
韩善美说道。
“嗯,这个人重点关注,监听也跟上,决不能让他离开你们的视线之外!”
李庆雄点头说道。
“我已经安排人在他的手机上安装了窃听软件,他的住处以及车上都列入了监听范围,他的一举一动都会受到我们的监控的!”
韩善美说道。
“下一个是谁?”
李庆雄又深深看了一眼金志海问道。
“第二个叫尚熙贤,今年四十五岁,已经和老婆离婚三年了,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儿子今年十六岁,在国内读国中,女儿二十岁,在美国读大学,他也是朴奇瑞韩朝集团的下属,属于中层经理,加入韩朝集团已经二十年了。”
“为人比较热情,不管是在公司还是在真理教,人缘都非常好,也很有能力,乐于助人,不管是在公司中,还是在真理教,据说都很受欢迎,从他的表现以及档案中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的问题。”
小路弯弯
“按照资料上记载的,尚熙贤在二十岁的时候就已经加入了真理教,在真理教属于一个中层,颇受朴奇瑞的器重,但凡真理教有大的活动,尚熙贤必然参与。”
韩善美又介绍第二个嫌疑人。
“从你给的资料看他完全没有问题,说说,你为什么将他列为嫌疑人?”
李庆雄看着监控器上一脸悲愤表情的尚熙贤问道。
“我也是观察了很久才发现他的一个破绽,他在初看到受害者的照片的时候,表现的是震惊以及难以置信,脸上挂着悲伤的表情,给人的感觉就是他为这些遭受迫害的女孩们感到惋惜和愤怒,但是您看,在开始的这个地方,尚熙贤的嘴角有一个微不可查的微微扬起,眼神中也有一闪而逝的得意。”
“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他的这两个表现说明,他有很大的几率参与到了迫害这些女孩,得意是因为对自己的杰作很满意,尚熙贤如果不是朴奇瑞的帮凶,也很可能是一个隐藏的心理变态。”
韩善美调出尚熙贤的视频,以四倍的慢速放给李庆雄看,指出了尚熙贤两个几乎无法察觉的破绽。
这也就是韩善美极为仔细,换成另一个人很可能就会被尚熙贤的表演给骗过去了,尚熙贤的表演真的是天衣无缝,奥斯卡影帝都比不上他!
“这个尚熙贤的嫌疑更大,如果不是你说,我还真的发现不了他的异常,这个人更可怕,数十年完全显露出来的是另一个人,谁知道他的内心隐藏着恶魔!”
李庆雄反复看了好几遍视频,慢放、正常速度播放,如此反复,才发现韩善美指出的两个破绽,如果不是韩善美发现,尚熙贤还真就成了漏网之鱼,所以说心理分析与观察还是得靠专家啊,换一个人就做不到了。
“心理变态的人往往表现出的另一种人格是与他本性完全相反的,生活中尚熙贤是一个好人,处处以善待人,口碑好的让人难以置信,但是实际上,在面对受害人的时候,他所暴露出来的才是他真实的一面,残暴、无情、嗜血。”
“而且这类人对于本性压制的越厉害,爆发的越狠,也许他就是在生活中表现出来的人格越好,使得他的本性难移展现,然后将这份压制转换成了迫害。”
農 門 婦
韩善美从心理学上分析了尚熙贤的心理,像尚熙贤这样的双重人格的人,在无数影视作品中都有展现,他们表现的越完美,实际上就越变态,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需要不时的爆发,不然根本压制不住自己邪恶的一面。
“这种人不管表现的多么完美,他身边最亲近的人都会有所察觉的,查清楚他离婚的原因,一定要从他前妻那里得到尚熙贤最真实的情报!”
“还有,查清楚尚熙贤的女儿去美国的原因,到底是去读大学,还是为了躲避尚熙贤跑到了国外,我感觉很可能从他的女儿身上找到突破口。”
“如果尚熙贤是朴奇瑞的帮凶,那说明很可能尚熙贤和朴奇瑞有着一样的变态癖好,喜欢未成年少女,尚熙贤的女儿有很大的可能曾经被尚熙贤或者朴奇瑞欺辱过,为了躲避才逃到国外去了!”
剑问九天
李庆雄看着监控中在抹着眼泪的尚熙贤,越发感到这个男人的可怕,心理变态也是有等级的,如果李庆雄的猜测是真的,那尚熙贤就属于变态中的变态了。
“您是说尚熙贤会对自己的女儿起坏心?这不可能吧?那可是他的女儿啊!尚熙贤会做出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来么?”
韩善美嘴上难以置信,但是实际上心里已经信了几分,这样的案例不是没有,相反还非常多,她是学心里的,所学到的案例就更多了,在美国上学的时候也接触过相关的案例,但是在棒子国还真是一次都没有遇到过。
“这个问题你比我清楚吧!你们学心理的,肯定都接触过相关案例,只不过这样的案例在我们这里还是比较少的,或者是我们发现的少,但是我相信,接下来会有一个大爆发吧!”
李庆雄叹了口气说道。
“大爆发?为什么?”
韩善美震惊的问道。
侵犯未成年人可是重罪,不管被侵犯的是不是自己的孩子,都是重罪,这样灭绝人性的案件如果来一个大爆发,那对孩子们的伤害会有多大啊!
韩善美不愿意相信,她小的时候母亲先是车祸去世了,父亲又因为维护公司的利益,被那些受公司迫害的人杀了,所以自十岁之后,韩善美就被送到了孤儿院,后来被领养后带到了美国,直到大学毕业才重新回到棒子国。
自己的父母生前对自己极好,就是后来收养她的养父母也将她视为亲生孩子,用心呵护她,帮他走出了父亲在自己面前被杀的阴影。
所以她根本无法想象父母怎么会对自己的子女下如此狠的手,更不用说像变态一样侵犯自己的孩子了,即便是她学的是心理学,韩善美无法理解那些人的心理,她只能归咎于那些变态都没有人性。
“这个你很快就知道了,还是先解决面前的问题吧!第三个嫌疑人是谁?”
巨蛇无限进化
李庆雄不愿就这个问题多谈,他是警察他更痛恨这种行为,但是这种事情根本无法预防,甚至于当事人如果不说,根本没有人会知道,但李庆雄知道,这样的事情绝对比披露出来的要多的多。
“好吧!”
韩善美看了一眼李庆雄,继续调出了第三个嫌疑人的视频。
“最后一个人叫崔安娜!”
“等等,还有女人?你给我的三十个嫌疑人的资料不都是男人么?”
韩善美刚调出第三个人的资料,李庆雄就打断了韩善美的解说,他记得很清楚,韩善美交给他的资料三十个人全都是男人,没有一个女人,怎么将人抓回来之后,多了一个女人?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对,崔安娜本来是男人,后来变性变成了女人!”
韩善美找出崔安娜未变性之前的照片递给了李庆雄。
“这……”
李庆雄看着照片中的男人,然后又看了看监控中的崔安娜,他发现两个人之间真的有不少长的相像的地方,只不过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我们去将他们带回来的时候,只找到二十九个人,剩下的那个叫崔安宰,找了好久找到,后来才知道崔安宰变性改名叫崔安娜了,而且她和其他二十九个人不同,其他人都是有些不情愿或者怨言很大,但只有她是主动暴露自己变性的信息,不然我们还真可能找不到这个变了性的崔安宰!”
往往放在最后的就是嫌疑最大的,韩善美的安排无疑说明这个变了性的崔安娜才是最大的嫌疑人!

tgqz8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海賊之挽救 愛下-第九百三十七章 逐漸逼近展示-smlmv

Home / 其他小說 / tgqz8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海賊之挽救 愛下-第九百三十七章 逐漸逼近展示-smlmv

海賊之挽救
小說推薦海賊之挽救
“乌拉,乌拉,乌拉……”
滿江紅之崛起
一大串警车呼啸着冲向了真理教的集会场所,这一路引起了无数人的注意,首尔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出现过这种几十辆警车一起出动的情况了,记者们像是闻到了腥味的猫,出动的速度一点都不比警察慢,数量还多。
e.c.心理破坏师之重身效应
只见前面是警察开着警车呼啸而过,后面跟着大量的电视台以及报社的记者开着车紧追其后,就连娱乐版的记者都跟着出动了,管你是不是娱乐版的新闻,只要是大新闻就没有错过的道理,而有的记者已经开始在车上开启了直播。
现在只要打开新闻,清一色的全是关于警察这一行动的报道,新闻舆论这一块,李庆雄和金正泰还没开始,就已经被记者们给炒热了,网上也是关于警察这一次行动的猜测。
有的人猜测是外国领导人到访,可是很快就被人给推翻了,任何领导人到访的话,肯定是先一步通知的,而不会这样仓促。
又有人说是生化危机,有人泄露了僵尸病毒,很快棒子国就要面临丧尸的围攻,这是末日爱好者最大的兴奋点了。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还有人猜测是出现了重大连环杀人案,警察们得到了凶手的线索,现在正全力追捕凶手呢,这一点还算是靠谱,不过还没得到证实。
反正此刻网上已经吵翻天了,各种猜测层出不穷,而且不光有记者在追逐警察前往现场,还有不少记者已经将警察厅围了起来,想要弄到第一手消息,但是警察厅这边毫无动静,没有任何一个领导出来说明,仿佛行动的不是警察一般。
当然警察的行动瞒不住朴奇瑞,在警察刚一出动,目标是真理教的时候,朴奇瑞就已经接到了消息,但他没有任何慌乱,也没有解散机会,相反他还很兴奋,兴奋地全身发抖。
那种挑战整个司法体系的快感,让朴奇瑞体会到了不曾感受到的兴奋,他将尸体抛弃在路边,就是为了等这一天,警察的行动比他预想的还要迅速,这一点让他很是意外,但同样也让他更加兴奋,对手越强,那么战胜对手所带来的快感就越强,朴奇瑞已经等不及了。
太玄帝尊 輪回石上
但是让朴奇瑞惊讶地是,警察到了之后,竟然没有人理他,直接就将韩善美和东柏划出来的三十名嫌疑人给带走了,从头到尾没有任何一个警察和朴奇瑞说一句话,连看一眼都没有,完全将朴奇瑞当成了空气。
这让朴奇瑞愤怒不已,在心中怒骂不已,一群瞎子、白痴,我才是你们追查的凶手,警察的无视举动让朴奇瑞差点当场宣布自己是凶手,好在朴奇瑞还是有脑子的,控制住了自己,不然在这么多记者面前宣布自己是凶手的话,那乐子可就大发了。
所以朴奇瑞一直就脸色难看的看着自己的信徒被带走,一言不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朴奇瑞愤怒警察不给面子他面子,当着他的面将信徒抓走,实际上朴奇瑞愤怒的是警察抓的竟然不是自己。
虽然朴奇瑞没有说一句话,但是有些信徒不会这么就让警察将人带走,和警察产生了冲突,只不过因为有记者在,那些权势人物都悄悄退走了,如果他们在真理教的新闻被报道出去,对他们可是有不小的影响的。
特别是警察有了这么一个大的行动,难免被竞争对手给抓住这一点不放,虽然不少人已经知道这些人的存在,但是没有被爆出来,如果他们敢在这个时候站出来,那不是将自己的丑闻拱手相送么!
所以警察这边遇到的只是普通信徒的阻拦,警察可不会惯着他们,而且来的时候已经得到了命令,任何敢阻挠的人全都抓起来。
结果好家伙,本来只是抓三十人的,最后愣是带走了将近一百人,好在来的警车多,最后都给塞下了,走的时候也没和朴奇瑞打任何招呼,直接就开车离开了,留下了一群记者对着脸色铁青的朴奇瑞一顿拍。
而朴奇瑞也没有久留,在警察离开不久后,他也离开了,他必须搞清楚警察的这一行动是为什么?到底是敲山震虎?还是真的没有查到自己。
“你们看到朴奇瑞的脸色了么?太痛快了!这辈子还没这么痛快的时候呢!”
吴智勋兴奋地说道。
“这只是个开始,朴奇瑞肯定会马上行动起来!到时候就是他暴风雨般的反击,我们要做好准备!”
具庆坛没有吴智勋那么兴奋,反而还很担心,虽然朴奇瑞整个过程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阻拦,但是越是这样,越能代表他的愤怒,接下来朴奇瑞的反击肯定很激烈,只是不知道他们能不能顶得住。
“可惜的是,我们没有逮捕令,不能将他们关押太久,而且,相信朴奇瑞很快就会派他的律师们将那些人保出来。”
兴奋过后,吴智勋不无遗憾的说道。
在棒子国,警察是不能直接申请逮捕令和搜查令的,只能先向检察厅递交申请,然后由检察厅判断是否向法院申请,警察的这一次行动,自然是向检察厅递交了申请,但是检察厅以警察没有证据给驳回了,所以这三十人只是被叫来问话而已,并不能对他们采取其他的措施,更不能见他们羁押。
这一点专案组早就料到了,只是他们还是很不爽,作为直接执法的警察竟然不能直接申请搜查令,还需要通过检察厅才行,这一程序已经执行了几十年了,警察不是没尝试过将这一权利从检察厅的手中夺回来,但是最后都失败了。
所以在棒子国,警察和检察官的关系并不融洽,相反还时常有所冲突,而且检察官经常以各种理由支使警察,这就让警察更加不爽了,但是没办法,谁让这一非常重要的权利在人家手上呢,为了以后申请能顺利点,警察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没关系,反正他们也不是罪魁祸首,顶多算是帮凶,我们这一行动的目的是引蛇出洞,我们越是无视朴奇瑞,他就越愤怒,从刚刚朴奇瑞的脸色来看,我们的行动成功了,接下来不管他有任何行动,我们都要寻找漏洞,从而直击关键之处。”
“这些人带回警局之后,让他们在警局待几个小时候之后就放掉,毕竟我们没有任何证据,但是这个信息不能透露给任何人,决不能让朴奇瑞和他的支持者知道我们手上没有任何牌,就是唱空城计也要有底气。”
韩善美说道。
“几个小时就放掉?那我们这么大张旗鼓抓人是为了什么啊?”
吴智勋不明所以问道。
“只是为了试探和激怒朴奇瑞,而且我们没有任何证据,根本关押不了他们,这次的行动就是造势!”
东柏说道。
“造势?”
具庆坛和吴智勋不知道东柏和韩善美讨论的结果,他们一直在外面跑,不清楚整个行动。
“对,这是次长的安排,让我们将这个势造起来,让所有人都关注整个连环杀人案的进展,这样才能极大限度的限制朴奇瑞以及他的支持者的行动,也能更大程度的维持专案组运转下去,否则,很可能我们还没查出什么来,专案组就被迫解散了。”
修斯
“而我们将势造起来,话题炒热之后,对方的行动就无法肆无忌惮,他们也要注意舆论的影响,不敢太明目张胆,能给我们创造出时间来。”
“但舆论造势对于我们来说是把双刃剑,如果我们迟迟没有证据支撑我们的行动的话,我们会被网民的口水喷死的,到时候不需要对方行动,我们专案组就无法运转下去。”
百媚圖
“所以我们行动必须要迅速,决不能被敌人抓住任何把柄,而且这样的行动只能有一次,下一次想要行动,就必须要有证据支持了,而且还需要检察厅那边申请的搜查令,我们现在的做法实际上就是一次赌博,赌上了我们的所有的赌博!”
东柏也是无奈,他当警察也几年了,遇到了各种案件也不少了,但是几乎没有像这次这样查不到任何线索的案件,现在的他们几乎没有明确的调查方向,只能根据手中所掌握的线索,找出侧重点,以期能够有所收获。
不过现在多了一个李庆雄从金正泰那里得到的关于人口贩卖的信息,以特情科的手段应该很快就能从蛇头的口中得到一些线索。
但是也不能将所有宝都压在这上面,这一次的行动也是一个契机,也许会先一步打开一个突破口。
东柏一直坚信,这个世界没有完美的犯罪,任何完美的犯罪本身都是一个漏洞,只要抽丝剥茧拨开那层完美的外衣,你就会发现,这层完美的外衣之下所隐藏的漏洞。
现在专案组的任务就是拨开这件连环杀人案的完美外衣,只要外衣被撕开了,这个案件的进展将会很快,朴奇瑞的马脚也会逐渐显露出来。
“这赌博的代价有些大啊!你说我一个马上要退休可以领退休金的人,和你们在这里拿未来拼,我总感觉有些心惊胆战啊!”
具庆坛有些后悔的说道。
具庆坛明年就可以退休了,到时候可以拿着退休金悠闲地生活了,可现在却和东柏他们对上了朴奇瑞这条恶龙,赢的可能性还极低,即便是赢了也很难有什么实际性的好处,但是如果输了,自己几十年的努力就白费了。
具庆坛已经有些后悔加入这劳什子专案组了,这纯粹是将自己夹在火上烤啊!
“老头,别担心,狭路相逢勇者胜,我们还是有机会的,即便是最后真的输了,我给你养老,你这么照顾我,我总不能让你寒了心吧!”
东柏虽然压力更大,但是心中还是充满了希望和信心,这也是没办法的,如果自己都没了信心,这一场硬仗根本就没办法打下去了。
“具警长,你放心,我们还是有机会的,即便是我们真的败了,我也会和次长一起想办法保住你们的,不会让你们这么多年的努力都白费的!”
韩善美也在一起变劝道。
她能够感受到组里成员的压力,这次的敌人实在是太强大,强大到让他们有种窒息的感觉,具庆坛有这样的担忧也不足为奇,像他们这些年轻人还有机会重新开始,但是以具庆坛要临近退休的年龄,想要重新开始已经不可能了。
一旦因为这个案子的影响而脱掉了警服,那具庆坛未来的生活将会极为艰难,棒子国虽然公务员工资不算低,但是花销也大,而且具庆坛的儿子年龄还小,需要花钱的地方很多,具庆坛是家里的唯一支柱,他一旦倒下,整个家庭必将陷入困境。
所以具庆坛实际上是拿整个家庭的未来在博,就是为了具庆坛,韩善美也不允许自己失败,自己的组员是为了正义,为了警察的荣誉以及相信自己能带他们将凶手抓捕归案,才加入了这个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的专案组,自己又怎么能让这些人失望,寒了他们的心呢。
“咳,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要真是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我也不会加入专案组了,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一个警察,我只是做好警察的本职工作而已,如果这样他们都要整我,那这个警察不做也罢!”
“当了这么多年警察,我也是有些存款的,就是最后脱了这身警服,也可以和老婆做点小生意,不至于生活不下去,你们不要有压力,我们先将凶手绳之以法,再想以后的生活吧!”
具庆坛见比自己小的两个都在安慰自己,赶忙说道。
如果不是为了一直坚持的正义以及对两个手下的不放心,具庆坛也不会加入专案组,真的在这个案件上倒下来了,具庆坛也无怨无悔,只是会可惜不能将凶手绳之以法。
“放心吧!再狡猾的狐狸也有疏忽的时候,朴奇瑞作案几十年没被发现,他已经远不如从前小心谨慎了,我们的机会很大,这一次就让我们破掉这个悬案,将朴奇瑞这个恶魔抓捕归案!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
新月格格
东柏开口说道。
“对,朴奇瑞犯的最大错误是不应该让别人帮助他,这一点就是最大的漏洞,不管对方有多么缜密,但都是两人分工不同,难免会出现纰漏,这就是我们最好的机会,我相信,朴奇瑞的末日到了!”
韩善美也坚定地说道。
極品裝備制造師
她在给组员打气的同时也是给自己打气,这一次只准成功不准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