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百詭夜宴 線上看-580 蜂巢熱推

Home / 懸疑小說 / 好看的都市小说 百詭夜宴 線上看-580 蜂巢熱推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百诡夜宴
反港同盟初始建立盟军要讨伐巨瀑城时,殷发带队过去完全就是应付了事,后来更因为与其他阴城产生隔阂而直接退兵。但第二次冷元魁带兵驰援水晶城时却非常上心,带了八千兵马过去打到只剩三千回来,不可谓不拼命。
“都没用的。我听说这两个人回来之后,在左丘城主面前都没能讨到好脸色看!”鸟肉最后补充了一句。
“怪不得左丘城对待冥港联军的态度前后不一,原来这几名高层陷入内乱当中,意见不统一呀!”我恍然大悟道。
如此说来,左丘茂明不肯接见冥港使团的原因并不是他不愿意与冥港交好,而是他真的早已闭关不理世事。而殷发之所以肯出面接待我们又不肯给出明确答复,也是因为他个人虽有和谈之意,却奈何冷元魁从中掣肘,他也做不得主。
总而言之,目前左丘城的高层之间权力斗争激烈,对内、对外事务都存在很大的分歧,估计冥港使团这次来访是很难达成预定目的了。
我见鸟肉和吕典依然还把我当生死兄弟看待,便也不再瞒着他们,这才说出来左丘城的另外一个目的。
“如果和谈不成,冥港联军接下来很可能会先发制人,起兵攻打左丘城!”我非常严肃正经地看着他们俩,问道:“到时候,你们会不会支持我?”
鸟肉无所谓地打了个哈欠,笑道:“我这条烂命都是当年你从河里捞回来的,我不支持你还支持谁?我看这个左丘城呀,也该变一变天了!”
吕典倒是很认真地想了想,才对我道:“我虽然脱离了奴籍,但天天在城里看到那些被人无辜鞭打、被人随意杀害的鬼奴,心里也是恼火得很!既然你说打下了左丘城就废除奴籍,我当然支持你,也希望将来左丘城里鬼修的地位能提高一点!”
“那就好!”我双掌一拍,高兴地说道:“兄弟齐心,其利断金!有你们俩帮手,我才能办得下这件大事!”
可鸟肉却马上给我泼了一盆冷水:“左丘城就算再不济,也是阴间第一大城。你们要攻打左丘城,有好的计划吗?”
我道:“如果冥港联军不得不攻打左丘城,自然不能强攻,否则很可能就是两败俱伤的局面。我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里应外合,我带兵在城外攻门,你们想办法从里面帮我把城门赚开!”
“呵呵,你太瞧得起我们两个了!”鸟肉听了就不停地摇头,“单单凭我们两个可成不了什么大事,得找更大的人物才行!”
“更大的人物?找谁?”
超棒的都市小说 百詭夜宴笔趣-580 蜂巢
鸟肉不说话了,转头看向了吕典。吕典平时反应迟钝,这时竟立马领会了鸟肉的意思,接口答道:“鬼母!”
“鬼母?”我十分吃惊,诧异道:“为何是鬼母?”
吕典张了张口,随后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干脆推了一下鸟肉,道:“我嘴巴笨,你来说!”
鸟肉这才稍稍认真了一些,给我细细分析起来:“首先,现在左丘城内的四座城门都有人把守,只是城墙的防御力有所不同而已。泽门自然是最难攻打的,上门连接着通往阳间的阴脉,目前已经关闭,估计你们也进不来。下门的防御最松散,但却通往地府,你们若是从那边绕个大圈过来,恐怕会陷入腹背受敌的局面。所以,冥港联军只能主攻奴门!”
“其次,现今左丘城内的武装力量大约有这么三支:护城卫队、鬼卫队和鬼帮,到时候派去轮流镇守奴门的也肯定是这三队人马。你要是想里应外合,赚开城门,就必须得想办法策反其中一队。护城卫队和鬼卫队你就别想了,唯一的出路就在于鬼帮。三大鬼帮当中你只要能说动其中一个帮,这事基本上就差不多能成了。”
“最后,三大鬼帮中的饿鬼坑和骷髅山都与冷元魁关系密切,断断不可能与你们合作,废除鬼奴对于吞渊鬼和骷髅王来说更是一点儿好处都没有!地蜂窝因为帮众来源特殊,不像饿鬼坑和骷髅山那样主动投靠冷元魁,平时备受鬼务司的歧视和压制。所以,分析来分析去,你就只能去找鬼母!”
鸟肉分析得头头是道,我也不由得信服了。但我始终还是心有疑虑,便问:“可我又怎么知道鬼母愿不愿意跟冥港合作呢?”
鸟肉道:“我时常听大笨牛说,地蜂窝这曾经的第三大鬼帮如今在左丘城里也是生存艰难。有这么好的翻身机会,鬼母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它答不答应跟你合作我不敢打保票,但私下见一见你,我想它应该还是不会拒绝的。”
吕典这时也来附和,道:“我就在地蜂窝里混,知道鬼母早就有搬出左丘城的意思。但一来搬去哪里没有定论,二来恐怕殷发、冷元魁等人也不会轻易放我们走,因此这个想法一直未能实施。现在你要是去跟鬼母说,不用搬出左丘城就可以改变现状,我想哪怕冒一个大风险它也肯定会对此感兴趣的!”
有了鸟肉和吕典的推荐,我最后也决定了要去见一见这位历来只存在于传言中,却从来未曾在外人面前现身的鬼母。
牵线搭桥的任务自然就交到了吕典身上。他让我和鸟肉仍在妖姬酒吧里等消息,自己跑回地蜂窝想办法把我的会见请求转达给鬼母。
一个时辰之后,吕典回来了。他对我道:“鬼母很慎重,没有立即答应。但是它委托了白副帮主先和你见面,可能是想先探探你的口风。”
“白副帮主?”
“就是那位白头翁,你应该见过的!”
“哦,我记得了!”
在泽潮当中,我和吕典、鸟肉、龙小炎等人就曾经和地蜂窝的鬼帮众一起并肩战斗过。当时,它们负责带队的就是一只使丁字拐的白发老鬼,作战相当勇猛,给我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吕典后来也是由它介绍进了地蜂窝的。
“我要去哪里跟这个白头翁见面?”我又问道。
“就在地蜂窝的蜂巢里,我可以带你进去。”吕典回答。
“什么时候去?”
“现在!”
说去就去,我当即离开了妖姬酒吧,跟着吕典前往地蜂窝的蜂巢。鸟肉不便参与,就自己先回敬老院去了。
地蜂窝的嫡系帮众习性犹如阳间的群蜂一般,喜欢群居,且都是由鬼母所生。它们占据了下城中最大最粗的一根石柱,就在上面建起了一个巨大的蜂巢。蜂巢主要用一种黏性极强的黏土依附石柱搭建而成,然后在外侧表面装上铁板,起到防御作用,远望像个蜂巢,其实是个空中堡垒。
地蜂窝的势力范围一般就默认为蜂巢下面的几条街道,比之饿鬼坑和骷髅山来说已经小了许多,但最近几年还一直被其他鬼帮蚕食,据吕典所说已经所剩不多了。这也是鬼母想要离开左丘城的直接原因之一,一旦失去了所有的地盘,地蜂窝在左丘城内就没有了立足之地。
吕典带着我从右市一路七拐八拐地绕开了热闹的街巷,抄小路走到了蜂巢所在的石柱下方。到了这里才算是真正到了地蜂窝的地盘,周围聚集的都是地蜂窝的帮众。吕典此时看起来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我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蜂巢,底部距离地面十米左右,没有阶梯,没有吊篮,连根绳索都没有。那些地蜂窝的鬼帮众倒是不用发愁这个问题,它们都是直接跳到石柱上手脚并用就像猴子一样快速攀爬上去。也许是爬得多了,它们的身形都略有些驼背,这也是地蜂窝帮众最显著的特征之一。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百詭夜宴 愛下-580 蜂巢分享
我问吕典:“这么高的蜂巢,你平时是怎么上去的?”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百詭夜宴》-580 蜂巢鑒賞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百詭夜宴》-580 蜂巢鑒賞
吕典道:“别看我是笨大个,我是鬼修,可以慢慢飘上去。”
“那我呢?我不会飘,这石柱上也没个抓手的地方,怎么爬?”
“你不算很重,我们可以拉你上去啊。”
“你们?”
吕典这时就笑了,道:“你也不想想,你一个阴修就这样抱着石柱爬上地蜂窝里面去,底下的人离着三条街都能看得见。那样太扎眼,所以白头翁特意交待我们要掩护你上去。”
说罢,吕典往上面吹了一声口哨。随即蜂巢里纷纷爬下来十几只驼背的鬼帮众,把我围在中间,遮挡四周的视线,然后其中一名拿出一个麻袋把我给套了进去。
还未等我提出抗议,那些地蜂窝帮众就把我抬了起来,扛在肩膀上。这会儿它们就不像蜜蜂了,倒像是一群蚂蚁抬起一大块觅得的食物急着要搬回巢穴里面去。此时我虽然看不见外面的情形,倒也猜得出来它们肯定是把我假扮成某种货物沿着石柱往上搬,这样才不会引人注意。
不过很快地,我又给放了下来,脚下踩到了实地。待到套在我身上的麻袋被掀开,我眼前的景色就变了,现在所在的地方看起来像是一条狭窄的甬道,低矮、逼仄,只使用镶嵌在洞壁上的荧光石作为照明光源,十分昏暗。

mkcpj精华都市言情 百詭夜宴 起點-532 出征巨瀑城讀書-limkp

Home / 懸疑小說 / mkcpj精华都市言情 百詭夜宴 起點-532 出征巨瀑城讀書-limkp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百诡夜宴
我站在胜利号的船头,迎着拂面而来的微风,颇感意气风发。在左侧,与胜利号齐头并进的是凯旋号,七郎也正站在船头向我挥手致意。无畏号和无敌号由于排水量太大,无法进入河道,因此胜利号重新成为了我的旗舰,七郎则指挥凯旋号。
此番出征巨瀑城,虽然在联军高层内部仍存有有争议,但底下士兵们的士气还是很高涨的。冥港联军上下似乎都憋着一口气,这次一定要把之前巨瀑城上门来欺负冥港的场子找回来!
“报告港主!前方有新的情报传来!”
一名传令兵匆匆跑过来,向我行礼后递给我一份密报。我打开一看,眉头皱起,略感有些失望。
重生凰女:夫君,乖一点 赚钱买花衣服
密报上说,巨瀑城内的鬼奴暴乱已经被镇压住了,带头的鬼奴也被处决。并且,韦城主也已经得知了冥港大军即将到达的消息,正在征募民兵,加紧布置城防。
这个结果虽然对冥港联军来说不算好消息,但也算是在我的预料之中。巨瀑城内的鬼奴暴动缺乏组织,纯属头脑发热后的一时冲动,一旦巨瀑城调集起全部的军事力量,镇压它们只是迟早的事情。看来,冥港联军想要趁巨瀑城内乱的时候发动进攻的计划只能是落空了。
“向凯旋号发出旗语,请鬼帅过来胜利号协商军情!”我对传令兵交待道。
“是,港主!”
旗语发出后,七郎很快就过来了,凯旋号甚至都不需要向胜利号靠近。他现在已经达到鬼煞级别,腾空飞行又快又急,一般鬼修那种慢悠悠的飘来飘去跟他可没法比。
我随手先把密报递给七郎看。信息共享是冥港与鬼军结盟的最基本要求,七郎在地府和各处大阴城内都布置有眼线,不时会传来一些远方的消息。而我一手建立起来的特情司则主要负责冥港周边的情报收集,更细致也更快速,所以两者可以算是互补了。
“唉,还是没能多坚持几天!”七郎看完了密报,也不由得叹息道。
“如此一来,我们就只能强攻了。”我道。
“嗯。”七郎依然显得信心十足,“据我所知,巨瀑城的守城军队还是以鬼兵为主,我们只要在阵前打出解放鬼奴的旗号,它们的战意肯定就会有所动摇。冥港联军在数量上、装备上和士气上都有优势,此战必能获胜!”
我也点点头表示赞同,但又道:“以冥港联军目前的实力,攻下巨瀑城应该大有胜算,可我担心的却是另外一个问题。”
我的探灵经历 安若柒
妃常淡定:废材女玩棋迹
“什么问题?”

“破城之后怎么办?”
七郎耸了耸肩膀,道:“破城了之后,巨瀑城就归我们了,还能有什么问题?”
我见他还是没有理会我的意思,便只好挑明了说:“既然这次我们出征打的是解放鬼奴的旗号而来,就不可避免地会对城内的阴修产生冲击。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个条件,进城之后不得滥杀无辜,不得烧杀掳掠,解放鬼奴可以,但绝不能残害城内的阴修,要尽量保持战后巨瀑城内的秩序!”
七郎笑道:“原来你担心的是这个。我们又不是土匪、水贼,不干那种杀鸡取卵的事情!”
“我自然信得过你,但就怕你的手下不愿受约束。还有城里的那帮鬼奴,一旦失控,好事就办成坏事了!”我正色道。
“好吧,我明白了。”七郎终于摆出了一副认真对待的态度了,提议道:“这样吧,你我各自临时建立一支纠察队,专门在进城之后负责接管城内的治安。另外,冥港联军各部主将,也要特别强调一下入城后的军纪,不得伤害城内百姓,不得侵占他人财物。你看如何?”
“如此最好!”我很满意地赞同道。
將軍 你 挺 住
五天之后,冥港联军的船队到达巨瀑城外。一路上,由于巨瀑城仍处于内乱状态,自顾犹自不暇,而且其水军实力本来就不如冥港,自然不敢主动出城阻击,只好任由冥港的船队兵临城下。
巨瀑城除了上方有几个阳间通道外,在阴间只设了一道水门,就横亘在河道上。城内大瀑布的水流就从城门下面流过,通往各条水道,同样地,所有入城的船只都必须通过这道水门。因此,要想攻破巨瀑城,就必须要从水上发起进攻,没有别的陆路可走。
冥港联军的上百只战船就在城外宽阔的水面上铺开,把巨瀑城的水门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此次出征,我一共带来了一万兵力、十五艘战船,百余艘快艇,几乎可以说是尽遣主力出战。
不过,巨瀑城明显也做了不少准备。水门处除了原来那两扇栅栏式左右开启的木门,他们居然还临时在门后加了一道千斤重的铁闸,直接从城楼上落下,直插入水底。这样一来,冥港联军就不可能再像以前胜利号那样用船头硬生生撞开城门了。
水门上方的城墙上站满了守军,果然绝大部分都是鬼兵,军官则是以阴修为主。但我看那些鬼兵个个咬牙切齿,凶神恶煞,完全不似七郎所预料的那样战意动摇。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九阴九阳 娶猫的老鼠
“传令下去,各船均在距离城门两箭之地外下锚,多布岗哨,防止偷袭。没有我的命令,不得擅自发起攻击!”
“是,港主!”
霸枪录
我决定先以稳妥起见,并不急于攻城,严令各船不得轻举妄动。同时,我又督促大眼去联络城内的耳目,探听这些鬼兵的情况。
半天后,大眼很快就回来了。它向我报告:“巨瀑城的鬼兵身份特殊,既不属于鬼奴,也不属于自由鬼,平时只听命于韦城主,所以之前镇压鬼奴的主力也是它们。而且,这次听说是韦城主给了它们许多承诺,只要击退冥港联军就正式给予它们自由身。另外,这些鬼兵还可按杀敌数量累计战功,战后再依战功多少要求晋升、领赏!”
帝王劫:皇妃二嫁
我不屑道:“哼!就韦城主那个吝啬鬼,能给出多少赏金?”
大眼做了个鬼脸,回答:“这次还真不少,杀一敌给十个阴元,还针对港主、鬼帅和诸位主将特别定了价码。”
惹 上 首席 總裁 小說
“我和鬼帅各是多少?”我不禁感觉好奇。
“都是一万个阴元!”
“嚯!真舍得下血本啊!”
怪不得这些鬼兵如此忠于巨瀑城,相比起来,韦城主的承诺显然要更现实、直接一些,而冥港联军这边打出的“解放鬼奴”的口号就显得比较虚无缥缈了。
“除了赏金,你还是否打探出城内守军的数量有多少?”我追问道。
大眼答道:“这段时间为了镇压鬼奴,已经消耗了不少,总数不会超过五千。”
“鬼兵多少?阴修多少?”
“鬼兵占七成,阴修占三成。”
“守城器械呢?”
“前年地府攻打冥港的时候,就已经几乎把巨瀑城所有的大型军械都给借走了,这两年韦城主又舍不得花钱重新打造。除了那道铁闸外,城头上就只有少数几台巨弩。”
“那道铁闸确实是个很大的麻烦呀!”我远远望着巨瀑城水门的方向,皱眉道:“水面上无处着力,撞不开,又烧不坏,只能从城头上想办法了……”
麻烦归麻烦,城还是要攻的。第二日,我便下令冥港联军发起总攻。
胜利号、凯旋号打头,率领十余艘大型战船冲在最前面,船上的巨弩对准巨瀑城的城头尽情发泄怒火。守军虽然居高临下,但远程火力实在没法跟冥港联军相比,只能龟缩在城垛后面躲避。城头上仅有的几台巨弩也被从船上射来的弩箭击毁,全部散架不能用了。
但是,待到冥港的船队靠近水门之后,形势顿时发生了变化。在这个距离上,城头的守军已经可以凭借手里的长弓、火箭和落石对船只形成威胁,而战船上的巨弩由于仰射角度受限,无法再把弩箭射到城头上去了。我不得不下令停止前进,就以弓箭与城头对射。
当然,我也不可能没有准备后手。大船无法靠近水面,小船这时候就可以发挥作用了。几十艘快艇在水面上疾驶而去,三百名水性最好的水兵从快艇上跳入水中,潜到水底慢慢游近城门。
不管是原来的栅栏木门还是新加的铁闸,都不是一整块的,鬼可以从水下钻过栅格进入城中。我的意图很明确,先派部分水兵潜水进入城内造成混乱,不求立即攻下城门,只要能牵制住城头的守军,引开他们的注意力就行。
果然,巨瀑城的守军很快就发现了我的意图,守将急得在城楼上哇哇大叫。城头守军试着往水下射箭,但城头离水面太远,水的阻力又严重影响了箭矢入水后的势道,对水底的冥港水兵形不成太大的威胁。
一番慌乱之后,城内的守军终于也派出了几艘船,把几百名鬼兵赶下水去和冥港水兵接战,双方就在城门下方的水底展开水下肉搏。被搅得浑浊不堪的水面已经看不到水底的战况,只见不时有水泡浮上水面来,随即迸裂开,升起阵阵黑烟。那都是双方阵亡的鬼兵魂魄!

vw3jf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百詭夜宴 起點-531 冥港的機遇熱推-jzsdh

Home / 懸疑小說 / vw3jf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百詭夜宴 起點-531 冥港的機遇熱推-jzsdh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百诡夜宴
巨瀑城一年内爆发了三次鬼奴暴动,而且一次比一次闹得厉害。消息传到冥港,各位高层对此也是议论纷纷,不过大多都保持了一种轻松的心态,包括我自己在内。
七郎得知这个消息后,却表达了完全不同的看法。他专程私下来找我商议,一开口便道:“听说港主打算对此轻描淡写,置身事外,我不得不说:港主此言差矣!现在我们好像只需要隔岸观火,事不关己,但如果任由事态这么发展下去,冥港迟早也要受到牵连!”
“哦,此话怎讲?”我疑惑问道。
七郎道:“其一,冥港目前的发展模式,非常依赖与其他阴城之间的商业贸易往来。不论是巨瀑城也好,千岛城、蛇湾也罢,城内的治安一乱,这生意就做不下去了。因此,冥港虽无近忧,却有远患啊!”
“其二,频繁的鬼奴暴动终会让巨瀑城不堪其扰。从韦城主的角度来看,他只有两种解决方式。要么学冥港,解放所有鬼奴,要么就祸水东引,把怒火都发泄到冥港来。只要能击败冥港,就能戳破那些鬼奴对于冥港的美好向往,摧毁它们的妄想!”
“你觉得,以韦城主的性格和作风,他会选择那一种方式呢?”七郎说完,便颇有深意地看着我问道。
哼哼!巨瀑城的那位韦城主,可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守财奴,要想让他主动废除奴制,解放手下的数万名鬼奴,简直就是比要了他的命还可怕!
但我还是有些不服气,便反驳道:“鬼帅莫忘了,巨瀑城在三年前就曾经来进犯过冥港。那时的冥港才刚刚成立,势单力薄,但依然守住了城池不失。而现在的冥港早已今非昔比,军事实力也已经超过了巨瀑城,韦城主就算再看不惯冥港,又凭什么来击败我们?”
“假若是巨瀑城、千岛城和蛇湾三家联手呢?”七郎似笑非笑,却依然语出惊人。
我迟疑道:“不太可能吧?”
“千岛城和蛇湾也蓄奴,同样也在近期爆发了鬼奴骚乱,虽然规模比不上巨瀑城,但如果任由这种势头发展下去,迟早也要玩完!所以,冥港对于他们三家来说,现在已经不单单只是商业上的竞争对手,而是毒瘤!”
淡陌轻染 筱沫汐
我不禁沉默了,七郎的话确实不无道理。冥港的存在就好比是阴城中的一个异类,废奴的规定固然吸引了大量的鬼修前来投奔,其中还不乏从上述三城逃跑出来的鬼奴,长此以往,冥港必定会成为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总要除之而后快!
“那依你说,冥港该如果自处?”我问道。
七郎直视我的眼睛,面色严肃,“鬼奴暴动对于巨瀑城来说是灾难,但对于冥港来说,却是一次大好的良机。若是任由机会从我们的手边溜走,实在是太可惜了!天予不取,必遭反噬!如果我们不早一步下手,恐怕下次遭殃的就是我们了!”
我听了便是一惊,道:“你的意思是,冥港应该主动挑起战争,趁乱攻打巨瀑城?”
“正是如此!”
木叶之千夜传说
破天龙皇 找花的懒狮子
“不!”我断然摇头,正色道:“不管怎么说,冥港与巨瀑城之间终究还是有一纸合约在的,无端出兵,从道义上就讲不通。师出无名,胜亦无功!”
“如何没有道义?冥港讲求人鬼平等,出兵巨瀑城就是为了解救饱受压迫的鬼奴。只要我们喊出这个口号,巨瀑城中的鬼奴就会响应我们,到时候里应外合,何愁攻不下巨瀑城?”
我看着七郎一副正义凛然的模样,这才醒悟过来,质问道:“原来说来说去,你力主攻打巨瀑城,就是为了实现你的理想,你的大义?”
臂力无限
“没错!”七郎毫不退缩,竟然承认了,“我组建鬼军,目的就是为了推翻地府,解放受压迫的鬼。我当初率鬼军来冥港与你结盟,也是因为你和我有同样的理念,希望人和鬼都能在阴间和平共处,建造一片亡者的乐土。”
“翟港主,冥港只是一个阴城,不论它发展得再好,终究也脱离不了阴间这个世界的包围。要想继续立足于阴间,要么努力去适应这个世界的残酷法则,要么就要奋力去改变这种不公平的法则。现在,你打算永远做一个低眉顺目的服从者,还是做一个匡扶正义的反抗者?”
我被七郎说得哑口无言。确实,这几年冥港的快速发展,竟把我的眼界给局限住了、迷惑住了。一座阴城,哪怕发展到了如同左丘城那样的庞然大物,依然不得不屈服于地府的威压,称臣纳贡,任凭差遣。更何况,冥港还是地府眼中的心腹大患,只要有机会必定会再次前来讨伐。
除了地府,巨瀑城、千岛城和蛇湾这些附近的大阴城,即使表面上依然愿意与冥港做生意,但恐怕私底下也早已将冥港视作大敌。或许,他们现在欠缺的只是一个联合出兵的借口罢了。与其干坐着错失良机,还不如主动出击?
七郎见我还在犹豫,便继续劝说道:“即便不论那些大道理、大口号,就从冥港的角度来看,现在我们兵强马壮,人口和经济也都已经发展到了极限,没有多余的土地了。我们修炼功法会遭遇瓶颈,冥港的发展同样也会如此。要想突破眼前的困境,冥港就必须要向外扩张!”
“还有,翟港主。”他突然放低了声音,冷笑道:“于公于私,巨瀑城的韦城主可没少害过你吧?”
最后这句话一下子就点醒了我。确实,我对韦城主全无好感,他前有甘当地府的鹰犬来攻打冥港的恶行,后又封闭阴脉通道,间接造成了我师父的死。说起来,这个韦城主,也算是我的一个仇人!
我禁不住有些被七郎说动了,但还是在犹豫不决:“话虽如此,可前三次冥港与外界发生战争都是因为遭到侵略,这次却是要主动去攻打别人,我怕军中众将多有非议呀!”
“那就再召开一次军帐合议!”七郎坦然道,“集思广益,让大家用投票来一起做决定!”
自 歡
冥港与鬼军结盟以来,这是第二次召开军帐合议。上次针对如何抵御地府阴军的讨伐,大家畅所欲言,虽然一开始各有主张,但最后还是统一了意见,齐心协力击退了阴军。这次则是商议要不要向巨瀑城宣战,却不知结果如何?
我刚把议题说完,三只鬼王就开始嚷嚷起来:“打!打!打!那些鬼奴都是我们的同胞,它们就是因为被那帮该死的奴隶贩子压迫得太久了才起来暴动的,我们也早就应该出手相助,去解救它们了!进攻巨瀑城,解放鬼奴!”
盛开的夏天
“我反对!”
一个高亢的声音从我身后喊了出来,竟是汪守。他也是鬼修,居然第一个站出来反对开战,倒让我颇感意外。
汪守道:“巨瀑城蓄奴已久,都已经上百年的历史了,又不是最近才有的。我也同情那些鬼奴,但冥港目前还是应该着眼于自己的发展,不能主动去侵略别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对面的陆之道听完汪守的话,便第二个站出来发表意见:“汪副港主心存仁慈,但别人可不会这般好说话。大家难道忘了,巨瀑城之前干过的坏事了吗?先是借地府的名义来攻打冥港,此后又给阴军提供粮草、军器,这样的邻居若是还继续留着,恐怕下一次还会帮着别人从背后捅我们刀子!”
“嗯,从军事角度上来说,巨瀑城的所在正好是方圆八百里内数条主要河道的汇集地,战略位置非常重要。若是能攻占巨瀑城,再加上冥港的水军优势,就算阴军倾巢而出,我们也不用怕他们了!”邬芳也对陆之道的意见表示了赞同。
这下子,鬼军一边的将领态度都基本一致了,加上七郎,六票全部赞成开战。但还是需要看我这边众人的表态。
武侠世界男儿行
汪守还是极力表示反对,又去催促讥讽鬼发表意见,道:“你也说说看,你一向不是都反对打仗的吗?”
讥讽鬼却迟疑了,挠了挠头,道:“今日不同往日,以前冥港实力弱小,现在则是兵强马壮。再说,单纯从发展的角度来说,冥港确实也需要扩张了……”
“你们几个呢?”汪守很着急,又去询问柳寒、三刀和铁头的意见。但这三个似乎还在犹豫,只是摇头不愿说话,反而转头来看我。
我心里叹了口气,知道我们这边的六票还缺乏明确和统一的意见,更多人都是在看我的表态。于是,我干脆道:“我不想独断专行,大家来民主投票吧。支持开战的请举手!”
果然,七郎那边齐刷刷地都把手举了起来,六票都赞同。而我这边的人都还在看着我,继续观望,也没有轻易举手。六票还差一票才能达到通过的票数。
其实,我自己到现在都还在犹豫。从道义上讲,趁人之危去攻打巨瀑城,肯定不是君子所为;但从现实角度去看,如果真的能攻占巨瀑城,对冥港确实好处要远远大于坏处!
“不支持开战的请举手!”我无奈又道。
汪守率先把手举了起来。他从一村之长干到现在的副港主,肯定希望冥港能保持繁荣稳定,不要轻言战争,想法自然要保守一些。但除了他以外,居然没有一个人再举手了,包括我自己在内。柳寒、讥讽鬼、三刀和铁头依然在望着我,默然不语。
我最后只得宣布:“六票赞成,一票反对,五票弃权。即日起,各军要积极整训备战,各司要尽力筹集粮草辎重,待一应准备妥当后,立即出兵讨伐巨瀑城!”

owqme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百詭夜宴 愛下-530 好事連連-7x8ae

Home / 懸疑小說 / owqme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百詭夜宴 愛下-530 好事連連-7x8ae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
七郎吃了我的精灵活鱼汤,闭关三个月后终于出关,竟真的突破了鬼王级,成为了一只鬼煞!
阴修之中一直以为,鬼王便是鬼修中的最高等级,原来鬼煞才是。但鬼修要想修炼到这个级别实在是太难了,不敢说是难比登天,也几乎可以说是亘古未有之事,因此就连这个称呼都没有几个人能知晓。
七郎自从身死成鬼之后就开始修炼鬼功,至今已有千余年之久,此间又因为一直遭到地府的追捕和迫害,是以修炼的难度比我们这些阴修要高得多得多。今日终于突破成功,成为鬼中第一鬼,便是可以比肩阎罗王的存在了!
“鬼煞出世,阴间换主!推翻地府,斩除阎罗!鬼帅万岁!万岁!万万岁!”
七郎手下的一干鬼王、鬼将都齐声大喊起来,群情亢奋,呼声震天。对于它们来说,七郎的晋级就是一剂强心剂,一个祥瑞预兆,更加坚定了它们反抗地府暴政的信心。
“恭喜鬼帅鬼功大成,晋级鬼煞!”我感叹之余,少不得也要率领冥港的一众官员上前去祝贺一番,“鬼帅的晋升,对于我们冥港的发展来说,又是一大助力呀!”
七郎慢慢收敛了身上的怨气,将体型缩小至平常模样,才从半空中降下来。他走到我面前,突然抱拳给我恭恭敬敬地作了个揖,道:“本帅能突破瓶颈,修炼圆满,还得感谢翟港主的倾力协助。没有你出神入化的厨技,我断然吃不到这么顶级的鬼餐,也不可能如此顺利地突破了。请受我一拜!”
我连忙上前一步扶起,道:“鬼帅这话说的就有些见外了。既然鬼军与冥港已经结盟,又需携手对抗地府,鬼帅的晋级对于冥港来说,也是一件大喜事嘛!”
“哎!话虽如此,但相助之情,本帅当没齿难忘!”
海賊蓋倫 河流之汪_20191013012542
七郎用力抓住我的手,眼神至诚,话也说得情真意切。我本还担心他晋级了之后忘乎所以,凭自己高人一头的修为盛气凌人,此时看来,我竟是多虑了。
“鬼帅晋级鬼煞,自当好好庆祝一番。”我高举与七郎紧握着的手,高声喊道:“我宣布,今晚就在港主府前的广场设宴一百席,所有城民都可以前来享用!”
在场的城民一听到这个消息,更是欢声雷动。
“哦!太好了,又有大宴吃了!”
“翟港主英明!翟港主万岁!”
《中國共產黨發展黨員工作細則》學習讀本 本書編寫組
“也托了鬼帅的福,鬼帅也万岁!”
“翟港主万岁!鬼帅万岁!”
驚世狂女之九界逆襲很囂張
“翟港主万岁!鬼帅万岁!”
好事一桩接一桩地来。继七郎突破鬼功瓶颈之后没过几个月,我自己也顺利地晋升至阴功第六重的中阶。
娛樂派
天眼 复仇
只不过我的情况与七郎恰恰相反。我并不缺快速提升修为的方法,之前缺的是适合修炼的功法。自从得到祖师爷暗藏在如常刀柄里的完整版两仪心法后,我很快便重新寻回了正确的修炼之路。因此,只花了短短半年的工夫我便水到渠成,突破进阶。
但我肯定远远不会满足于此,有了完整的心法,又有了祖师爷传下来的几道顶级阴餐食谱,接下来晋升上阶乃至晋级第七重都是指日可待之事!
除了我和七郎个人的实力得到提升之外,冥港的发展也是蒸蒸日上。吞并河口镇,使得冥港摆脱了局促的空间限制,获得了一大片可开发的土地。而且。河口镇的位置实在是太好了,背靠冥海这个大宝库,又可通过河道连接多个大阴城,资源充足,交通便利,再加上日益壮大的商贸船队,河口镇现在的商业规模几乎可以与冥港相媲美了。
双城齐头并进,互相促进。如此一来,冥港的人口、财力和军力不断得到提升,已经一跃成为了周边数百里内最大的一座阴城。每日港口里进进出出的商船络绎不绝,集市里来来往往的商队摩肩擦踵,各地的富商巨贾也纷纷前来冥港和河口镇投资、开店,光光收税都让总(务助)理讥讽鬼笑得合不拢嘴,据说它现在在睡梦里都能笑出声来。
冥港事事顺利,而几个对头却接连遭遇霉运。
先是地府和茅山道会。这两家为了争夺天坑城,又在城外大战了一场。不过这一次,阴军稍稍聪明了些,他们虽然造不出枪来,也没有从阳间购进黑枪的渠道,但凭借更加熟悉地形的优势,化整为零,利用复杂多变的地下洞穴不停地打伏击、打偷袭,让茅山道会损失惨重。
茅山道会吃了几次亏后,不得不暂缓了从天坑城向其他阴城扩张的计划,退守城内。有了城墙的保护和热武器的优势,阴军也不敢轻易攻城,双方便又僵持住了。
但是,茅山道会虽然被逼回了天坑城,很快又在另外一座小阴城淘金窟找到了突破口。
淘金窟位于阳间一个废弃金矿的底部,通过一条短短的阴脉与旧矿洞连接。城内的阴修就靠驱使鬼奴挖掘更深处的金矿,再转卖到阳间获利。
两个月前,茅山道会用重金买通了一名叛变的阴修,获得了淘金窟的准确位置。道修无法通过阴脉进入阴间,于是他们采取了暴力挖掘的方式,硬是用大型机械从阴脉上方挖出了一条倾斜的地道,直通淘金窟,然后依靠火力优势发起强攻。当地的阴修实在抵挡不住茅山道会的进攻,便纷纷逃散,放弃了淘金窟,任由道修占领该城。
淘金窟的规模并不大,大约只有一、两百名阴修和一千多只鬼奴,经过多年的挖掘,地下的金矿矿脉也快被挖完了,属于正在逐渐没落的一座阴城。这样的小阴城被茅山道会攻占了,对于地府来说本也不算什么巨大的损失,但问题就在于:淘金窟的位置太关键了,正好处于一个军事要地上!
从淘金窟再往下走,便可以经由四通八达的地下洞穴前往其他四座大、中型阴城。其中,九曲城距离淘金窟就只有半个月的路程,而九曲城又是通往地府的门户,如果被茅山道会攻占了九曲城,地府就真的可能要面对兵临城下的巨大危机了!
因此,在阎罗王的命令下,阴军又派出了一支主力军前往淘金窟,拼命要阻拦茅山道会的扩张势头。茅山道会似乎也察觉到了地府的意图,便不断地增兵、运送军火和物资,双方再次爆发了激烈的拉锯战,各有死伤。
这些消息都是从七郎派出去的眼线传回来的。从我的角度来看,地府与冥港是敌对关系,茅山道会与我有私人恩怨,这两家之间打的越凶越好,就让它们狗咬狗去吧!
地府和茅山道会在远方打得不可开交,近处的几位邻居同样也是麻烦不断。尤其是“恶邻”巨瀑城,一年之内已经爆发了两次鬼奴暴乱,把城内搅得乱七八糟,原本红红火火的商业和船运业都大受影响。此外,千岛城和蛇湾也分别爆发了一次小规模的鬼奴骚乱。
至于为什么周边的阴城都出现了鬼奴暴动,唉,究其根源,说起来还是冥港的“错”!
正因为冥港从建城之初就一直坚持废除奴制,推崇人鬼平等的理念,现在又发展得如此迅猛,便使得其他阴城的鬼修十分羡慕。特别是仍处于社会底层的那些鬼奴们,竟隐约地将冥港当做是一个榜样,甚至是一种美好的向往之地。
于是,这几座阴城中的鬼修和鬼奴都纷纷在暗中谋划起事,想通过暴动来推翻阴修的统治,建立如同冥港一样的新城。不过,它们毕竟缺乏组织,心也不够齐,暴动刚一起势就遭受当权者的残酷镇压,很快被扑灭了。
小霸王遊戲穿梭機 避世刀皇
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已经觉醒的鬼奴注定无法再忍受继续遭受奴役的日子,它们受到的镇压越残酷,下一次的反抗也就会越激烈。这一日,我便收到了大眼负责的特情司从巨瀑城传回的消息:巨瀑城内第三次爆发了鬼奴暴动,护城卫队军营被鬼奴攻占,城主府也被围攻!
“这么大祸!”讥讽鬼在一旁偷看到了我手里的纸条,大惊小怪地叫道。
“又是什么大事?”柳寒也十分好奇,直接从我手里抢走了密报。这事也没有好瞒他们的,我干脆把密报中的消息通报给了在场的所有冥港高层。
“没用的。”三刀一看,立即就下了结论:“巨瀑城的军营里只驻扎了一半的兵力,还有另一半都拱卫在城主府周围。这些鬼奴攻占军营不难,想攻破城主府就太难了!”
风流黑道学生
汪守则摸了摸胡子,沉吟道:“还好,冥港从来不蓄奴,就无须担心会出现这种问题。”
冷艷傾城皇子妃 雨後天使
終極保安
“没错!我也曾经当过鬼奴,要不是港主宅心仁厚,免除了我们的奴籍,我说不定到现在还给别人当奴隶呢!”铁头对此深有感触。
我摆摆手道:“行了,别趁机拍马屁了!别人家的事看看热闹就好,还是管好我们自己的事吧!”

044ww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百詭夜宴 愛下-529 鬼煞展示-1f88l

Home / 懸疑小說 / 044ww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百詭夜宴 愛下-529 鬼煞展示-1f88l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
自从七郎吃了第一道《见筷方休》后,简直就是欲罢不能,于是又再次下海去抓精灵鱼。后来他似乎找到了一些诀窍,捉鱼的效率变高了,三天两头就能捉到一条,然后急急忙忙地赶回冥港来求我做鱼汤,吃完鱼汤又去闭关,决心要靠这个方法突破自己的鬼功瓶颈。
我拗不过他,每次都让他如愿了。其实我心里对此也是隐约有些期待感,七郎如果能够突破鬼王级,肯定能增强冥港的实力,同时我也想看看突破鬼王级别后的七郎会是怎样的一个存在,能否与拥有第七重阴功修为的阎罗王相抗衡?
可连续吃了五条精灵鱼之后,七郎还是未能突破。他也不甘心放弃,接着又下海去了,但这次居然花了整整十天之后才终于抓回来一条我见过的最大的精灵鱼。这条鱼不仅大,竟还能直接开口说人话,而不是简单的学舌而已。
七郎对我道:“这条鱼可真难捉!我在冥海底巡游了一大圈,追了它九天九夜才把它抓着。看样子它是条上百年的老鱼了,回来的一路上都在跟我说话,说的可溜了!”
我好奇心起,便去问那鱼:“你究竟活了多少年?说来听听。”
那老鱼道:“其实我自己也算不太清楚,毕竟我出生的时候还只是一条小鱼。反正等我弄明白你们人类的数字和年份时,我已经活了不少岁数,连鱼子、鱼孙都生了三代了。不过在那之后,我知道自己又活了一百一十三年,嗯,粗略估计,我至少该有一百五十岁了吧!”
“哟嚯!行啊,还会数数了!”我颇感新奇,又追问道:“一百五十岁,那你在精灵鱼群里应该可以算得上是鱼祖宗了!但是我有一事不明,你生在冥海里,从来没出去过,你是怎么计算岁数和年份的?”
我的偉大的衛國戰爭 重生的楊桃
“简单!”老鱼不屑道,“我在冥海海底里认识一只大鳌,它的岁数可比我大多了。它告诉我,每过一年它背上的龟壳就会增加一道纹路。我学会数数后闲着没事就去数它背上的纹路,结果发现到今年为止,那大鳌的背上一共增加了一百一十三道纹路。所以,我就知道了自己后来又活了一百一十三年!”
傲決天下 雲雲小生飄
“那条大鳌背上一共有多少条纹路?”七郎突然插口问道。
单刀赴群枪
“一共有一万零……”老鱼刚说了几个字,就慌慌张张地把后面的数字咽了回去。它愤愤道:“你别想套我的话,我知道你又在打那只大鳌的主意!哼,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你的!”
不过,这老鱼之前还是说漏嘴了,让我们听到了一个“万”字。万年大鳌?如果真有这样一只活了万年以上的大海龟存在,那确实可以算得上是神物了!
七郎见老鱼的嘴巴居然还挺严,刚问了一句就它被识破了意图,不禁有些尴尬。他便冷笑道:“是又怎么样?你可想好了,现在你落在我手里,若是乖乖听话带我去捉那只大鳌,或许我就会大发慈悲放你回去跟你的鱼子鱼孙团圆哦!”
老鱼竟也嘿嘿一笑,道:“你到现在还真的以为是靠自己的本事把我捉到的?哼,如果我决心要逃,你哪怕再追我九天九夜也是追不上我的!”
“哦?此话怎讲?”
老鱼坦然道:“你追我的时间越久,我就越看得出你的本事很大。而且你前面已经捉了我五只鱼孙,如果让你一直这么抓下去,我的鱼子鱼孙很可能就要被你抓完了!要知道,我们精灵鱼一族虽然聪明,但生存、生育皆不易,雌鱼一胎只能产一卵,还很容易夭折。不像那些笨鱼似的,一生就是几千上万颗鱼卵,随便都能活。”
“所以,当我想通了这一点后,就干脆自己送到你的手里。你吃我就好了,放过我的鱼子鱼孙吧!”
“哈哈哈!”七郎仰头大笑道,“你这老鱼倒也快成精了,说话一套一套的。我很钦佩你的勇气和骨气,但光吃你一条可能还不够,要不这样,你再招三条最大的精灵鱼来,我就放过你们整个族群!”
老鱼却断然摇头,道:“不需要!你抓精灵鱼肯定不是为了填饱肚子,无非就是为了让你变得更强、更聪明。这样吧,我们来做个约定,你天天喂我吃冥海疍珠,十天之后再杀了我,保证你吃了我之后功效百倍,比单纯地吃一百条精灵鱼还管用!”
“哦?”七郎听了颇感兴趣,又有些促狭地笑道:“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可既然我已经抓住你了,完全可以逼你每天吃疍珠,不需要跟你谈什么约定。”
老鱼道:“你不懂!疍珠平时我们是不吃的,如果任由疍珠塞入肠胃里,就会噎死胀死,你也就吃不到新鲜的鱼肉了。如果你同意和我约定,我就一直把疍珠含在嘴里,慢慢消化它,每天消化一个疍珠,十颗便是我的极限,十天后你再吃我。但我要你发誓,从此以后不再捕捉杀吃我的鱼子鱼孙!”
七郎捏住下巴,来回踱步思考。弄到十颗冥海疍珠对于他来说确实不算什么难事,但要让他发誓不再捉精灵鱼来吃,可就有些计较了。
“你能保证我吃了你后就能功力大涨,突破瓶颈?”七郎最后问老鱼。
女房男客
千年劫之魔界 鬼寶
老鱼道:“我不懂你练的是什么功,破的什么瓶颈,但我只需要你的一句承诺。如果你吃了我之后没能达到你想要的效果,这句承诺就可以作废!”
“行!”七郎终于很干脆地回答,“一言为定!我鬼帅说话、做事历来言出必行,哪怕你只是一条鱼,我也会守诺的。这位翟港主可以为我作证!”
我听到这里,也不禁莞尔。这一鬼一鱼方才聊得这般起劲,差点都把我这个大活人给忘在一旁了。不过,对于他们之间的这个约定,我还是乐于做个见证的。
我对老鱼道:“实不相瞒,我就是那个要操刀来杀你的厨子。我也很敬佩你的骨气和担当,放心好了,在我的刀下,你不会感觉到一丝痛苦的!”
“那我就先谢谢你了!”这老鱼还挺有礼貌。
天下惡霸
果然,七郎和老鱼此后都以实际行动践行了自己的诺言。七郎又亲自下冥海寻找来十颗大疍珠,老鱼便如它所说那样,一天含化一颗。到了十天之后,含化了十颗大疍珠的老精灵鱼已经变得通体透明,闪闪发光,犹如一条玉雕的活鱼!
面对如此罕见、金贵的一条精灵鱼,我也打起十二分精神,全神贯注。一把如常刀在水中游走如龙,快如闪电,刹那之间就完成了剖鱼、刮鳞的动作。
老鱼从水盆入了汤中,犹自浮上来问我:“你的刀呢?什么时候杀我?说了,我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我笑了笑,道:“不急,你先喝几口汤,一会儿见了鬼帅就明白了。”
我端了鱼汤上桌,请七郎品尝。七郎也颇为重视,正襟危坐,手上拿着我借给他的如意筷子。这一回他决定要表现地文雅一些,不打算再囫囵吞枣了。
七郎伸出筷子,朝汤中的老鱼夹去,直接夹断了鱼头。这一瞬间,老鱼的一对鱼目才得以看见自己头后业已被剖开肚子、刮净鱼鳞的鱼身。它顿时恍然大悟,拼尽全力最后大叫了一句:“好刀法!”
但下一秒钟,偌大的一个鱼头就被七郎吞进了嘴里,大嚼特嚼,还时不时吸吮几口,老鱼的脑汁便全部被他吸进了肚子里。
吃完了鱼头,七郎继续享用鱼身,最后连着所有的汤汁都被他喝地干干净净。
“啊!真是畅快淋漓呀!”他吧嗒着嘴,连声赞道:“果然不愧是最顶级的鬼餐,浓郁鲜香,入口即化,吃完我的舌头都快酥了!”
我笑问:“除了滋味,这疍珠鱼汤的功效如何?”
七郎这才醒悟,浑身的怨气“轰”地一下如烈火般升腾起来,纯正无比。他推桌站起,立即化为一股黑烟就往外飞去,头也不回地只留下一句:“我闭关去也!”
这次闭关比以往的几次时间都要久,竟持续了整整三个月。待到最后一日,冥港内只听得一声虎啸龙吟,随即狂风大作,巨浪拍岸,异象频生。七郎终于出关了!
还未等我和冥港的诸位高层赶到七郎闭关的洞府查看,一道黑色的闪电便从其中窜出,将数道紧闭的大门都击得粉碎。
血煉神之傳說
黑色闪电在冥港洞顶四处劈打、弹回,犹如被困在瓮中的蜜蜂,打碎了洞顶不少落石,又砸坏了下面的许多建筑。幸好冥港所在的洞穴也足够高大、坚固,几根承重的石柱也未遭到破坏,这才避免了一场大劫难。
一番折腾过后,那道黑色闪电又变成了一阵黑色旋风在洞顶绕了几圈,终于化为了一团人形黑烟,悬空飘浮着。
我把靈魂賣給了惡魔
“哈哈哈哈!”
人形黑烟仰天大笑,渐渐现出了七郎的本来模样。只是现在的他体型更加魁梧,身上的怨气也更加精纯,很明显比闭关之前又晋了一阶。
“上千年苦修,终于在今日让我大功告成,晋级鬼煞!”七郎狂笑道,“阎罗王,我再也不用怕你了!有胆子咱俩就来单挑一把!”